官員自殺與企業出走

過去一週,台灣企業界發生了一連串觸目驚心的大事:工業局的官員惠忠海,為台泥擴建案自殺以明志。台塑的負責人王永慶、王永在兄弟,有意進大陸,推動大規模投資,王永在甚至有倦勤、退休之意。這兩件事雖然比不上政治上民、新兩黨大和解事件,可是在企業界眼中,這兩件事卻隱隱牽動內心深處的隱痛,「在」台灣生存,真是太沈重了!
ˉ首先惠忠海的自殺案,雖然他遺書中直指檢調單位的不是,但事實上這只是表面的原因,到底誰害死了惠忠海,恐怕台灣所有當權的貪官污吏都難辭其咎。
 惠忠海承受不起的不是檢調單位的調查,而是來自社會上十手所指、十目所視的懷疑眼光,因為現在的台灣,貪官污吏實在太多了,政商掛勾實在太嚴重了,以至於一有任何風吹草動,清廉如惠忠海者,也無法排除社會、同事異樣的眼光。
ˉ更不幸的是,事件的主角—台泥公司及辜家,又是台灣第一政商家族,過去長期受到執政黨關愛的眼神,政府行政機關,給台泥公司或是辜氏家族方便,在社會幾乎形成共識,這種外在的壓力,更使惠忠海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最後被迫只好以死明志。
ˉ清廉的惠忠海何其無辜,揹不起公務員貪污的印象,更揹不起辜家政通人和的印象,貪官污吏與辜氏家族,雖不殺伯仁,但伯仁因而自殺!
ˉ台塑王家的出走,則是台灣企業動向的另一個極端。當社會眾議說不清楚,政府公權力也無法信賴,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似乎是理所當然的選擇。
 值得思考的是,台塑以堂堂台灣第一大集團企業的規模,事實上長期以來,政府早就以各種方法挽留,協助建六輕,盡其可能的給予台塑集團各種可能的方便,他所享有的經營條件,一般中小企業恐難望其項背。而現在政府管得了政策,卻管不了民氣,碰上不斷的圍廠、不停的抗爭,連台塑都受不,選擇出走時,其實台灣早已哀鴻遍野了!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