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該到「汐止」住一宿

十一月四日晚上,颱風過後的第三天,我行經台北汐止的大同路。黑夜中,雨未歇,昔日熱鬧的大街一片泥濘,我被一位中年男子給震懾住。他應該是一家機械店的老闆,他面無表情地蹲著清洗,冷峻臉孔讓人痛心、甚至害怕。緊…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商周紙本/電子雜誌訂戶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