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城市

來到陌生的城市,剛好下著雨。城裡的房子到處都是騎樓,雨下得特別大時,人們走到騎樓下避雨,卻得與成排的機車卡位。抖抖沾在衣服上的水漬,望著外頭大雨,不知道何時停止。身上的衣服,說全濕也未必,想扔了,當下又無衣可換。

在台灣前後住了三十多年,一生除了紐約那段時間外,未曾後悔自己生於斯長於斯。但最近看台灣,就像被沾滿雨漬的行路人身上的衣服,穿著好不舒服,想扔掉卻又找不著替代品。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