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高價股

金融股會不會補跌?

在高價電子股的股價也下挫之後,金融股的高價位也開始遭到質疑,不少人認為金融股應該補跌,但是,金融股真的會出現補跌的情況嗎?

ˉ產業前景一向最被看好的電子股,在產業前景受到質疑的情況下,股價終於不支下跌。在這些今年獲利情況不錯,而明年產業前景也不差的電子股股價下挫之後,獲利情況已經出現衰退跡象,產業前景也不是很好,但股價卻仍然維持在高檔的金融股,股價向下調整的壓力也就格外的沉重。
 比價下跌壓力不小
ˉ以今年前三季的獲利情況來看,華邦、茂矽、台積電以及聯電的每股稅後盈餘分別為十二‧四六元、七‧九八元、六‧九四元、六‧五八元。但是以目前高價的金融股中,今年前三季業績表現最好的國壽每股稅後盈餘為三‧○五元,而三商銀八十四會計年度(八十三年七月到八十四年六月)的業績也乏善可陳,最好的一銀的每股稅後盈餘為二‧八一元,而彰銀和華銀各為二‧五四元以及二‧五三元,和前一會計年度相比,衰退的幅度分別為二六%、三七%以及三二%。
ˉ在過去,金融股由於長期穩定的獲利和配股能力,所以長期享有高本益比的特殊待遇。以國壽為例,七十七年到八十三年的每股稅後盈餘分別為八‧六元、八‧五二元、六‧五三元、四‧六八元、四‧二七元、五‧一八元、四‧四八元,而每年分派的股利(現金股利加上股票股利)也在三‧五元以上,七十七到七十九年間甚至每年都配發一元現金,五元股票的優厚股利。
ˉ但是,隨著新銀行陸續開放設立,金融業的競爭日趨激烈,金融業要再享有過去的高獲利已經愈來愈不容易。而且,由於過去資本膨脹太快,使得未來金融股的配股能力大受影響,像三商銀,為了在八十五會計年度能有高配股,八十四會計年度的股利就只剩下現金股利一元,而金融股的龍頭國壽,八十三年的股票股利也僅有二元,是七十七年以來股票股利最少的一年。
ˉ在獲利能力衰退,而配股能力也大不如前的情況下,金融股的高本益比地位能否繼續維持就顯得很有疑問。所以,在金融股的業績大多出現衰退,而且產業前景也沒有大幅好轉跡象的情況下,這些產業景氣仍然不錯的高價電子股股價下挫,就帶給金融股極大的比價下跌壓力。
ˉ尤其,在台積電、華邦、茂矽的股價紛紛跌破九十元,聯電的股價也跌破七十元以後,股價仍高高在九十元以上的金融股,股價下跌壓力實在不小,也難怪市場上會出現金融股應該補跌的聲音。
ˉ天佑投顧副總經理蔡明彰認為,實際上,這一波電子股下跌或是大型績優股破底反應的並不是景氣面獲利衰退的問題,而是電子股在這兩年景氣大好時,連年大幅增資所引起的籌碼增加問題,由於法人持有相當多的籌碼,所以在最近法人釋出籌碼時引起股價下跌。但是,金融股因為法人持有的籌碼並不多,所以應該不會有這種問題,而如果未來金融股下跌,也應該解釋為大盤下跌類股應分配的部分,而不是所謂的補跌。
ˉ蔡明彰指出,目前金融股雖然看起來沒有跌到,但是事實上金融股是年初電子股創新高,紡纖、鋼鐵、紙類股還在上漲時領先下跌的類股,所以實際上金融股已經先跌了,也已經反應了景氣的因素。而另外一方面,也是反應市場對未來寬鬆貨幣政策的預期,因為存款準備率調降之後,可貸放資金增加,資金成本降低,對金融業有利。
ˉ不過就長期而言,蔡明彰認為金融股的未來還是要看房地產的景氣,房地產的景氣如果沒有改善的話,金融股還是有下跌的壓力。但是現階段應該不會反應這方面的問題,因為最近跌的都是景氣好的股票。而在籌碼面來說,金融股的籌碼也相對安定,這主要是因為大家都沒有賺錢,所以除非有更大的恐慌,否則大家不會在這個價位拋售持股,但是電子股卻不同,在兩、三年前投資電子股的人,經過這兩年的除權,即使現在賣股票可能都還賺錢,減碼時當然會先減這部分,所以籌碼就比較不安定。                 
 破底機會不大
ˉ而京華投顧副總經理曹幼非認為,由於央行這次調降存款準備率招致許多批評,因此短期內再調降存款準備率的機會不大。而且今年由於國內景氣不佳,因此金融業的放款需求非常弱,所以短期內金融業的營運情況要大好的機會不大。但是,金融業大概也不會再壞了,因為今年金融業的營運狀況不佳,主要是因為財政部和央行擔心國內會有像日本那樣的金融炸彈,所以要求嚴格控管逾放的情況,提列了不少備抵壞帳所致,只要國內景氣走穩之後,在嚴苛的基礎下超提的部分就可以沖回來。   
ˉ由技術面來看,曹幼非認為,由過去幾次選舉的低檔狀況來看,都有第二支腳,而目前幾乎主要的產業都跌過了,包括電子股在內,所以很多人認為如果大盤指數再測試前次低點四四七四點的話,跌的可能是金融股。不過以八月份金融股指數出現底部的情況來看,當時既有金融危機,又有中共武力威脅,未來除非再出現金融危機或是中共武力威脅,要不然金融股再破底的機會應該不大。再加上金融股未來的展望可能比現在好一些,而且法人和外資持股不多,其實金融股下
挫的機會比較有限。
 選舉行情
ˉ由於金融股佔指數比例相當重,一旦金融股出現破底的走勢,勢必拖累整個大盤,因此市場人士多半認為,在勝選的考慮之下,執政黨會有撐盤的動作,以免因選前股市下挫而影響投資人的投票行為,而撐盤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支撐金融股。
ˉ而且,由於金融股的大老闆多半與執政黨關係密切,或是根本就是公營或黨營事業,所以不少投資人都寄望如果執政黨在選舉獲勝,選後可能會有謝票行情。為了搭謝票行情的轎子而先上車的人,也可能形成一股買盤的力量,使金融股不易下跌。
ˉ證券業人士認為,基於勝選的考量,執政黨在選舉前應該不至於讓金融股下跌,甚至可能因為投資人的套牢情況很深,反而在選舉前把指數拉上來一些,讓投資人心存希望,也就是所謂的「綁票」。不過,如果金融股在選前並沒有下跌,在相對高價的情況下,即使有選後行情,恐怕上攻的力道也不會太強,如果要在選前選股介入,似乎不是很理想的標的。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