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黨的北區超級戰將

頂著郝柏村兒子的名號,郝龍斌是福是禍?

看過父親郝柏村在政治圈中打滾,本身又走過過生死關頭的郝龍斌,在四十四歲選擇從政來表達對後代子孫的關愛。

ˉ民國四十七年的八月,當時的小金門可說是砲聲隆隆、震耳欲聾,在小金門擔任師長的郝柏村,身陷重圍生死不明;台灣這方的郝太太(郭菀華)帶著七歲大的郝龍斌,每天從新店搭車到博愛路的國防部,查看新的傷亡名單,每次查器L名單後,便鬆了一口氣,可是明天依然未譜,只好一天捱過一天,直到戰爭結束,郝柏村平安歸來。
ˉ小小年紀的郝龍斌,雖然沒有真正接受戰爭的洗禮,可是天天擔心父親安危的日子,卻不是同年齡的孩童所能感受的。或陰q那一刻起,他便決定不當一位軍人。
ˉ當他拒絕父親就讀軍校(郝柏村認為從軍是報效國家最直接的途徑)時,他已酗U給家人一個平靜家庭生活的心願。
ˉ成績十分優異的郝龍斌,台大農業化學系畢業後,就到美國麻州州立大學攻讀食品科技博士,回國後即進入台大任教,至今已十二年。
ˉ在舒適又自由自在的學術研究領域裡,郝龍斌實現了他對家人的承諾,家人對他的優異表現也相當滿意。他先後拿下行政院國家科學研究委員會、原子能委員會、食品科技學會等研究獎,也成為最受學生愛戴的老師。
ˉ沒想到長期與實驗室為伍的學術研究者,卻在中年之時(四十四歲)決定投入政治,不僅嚇壞了家人,連朋友也驚呆了。家人極力反對,但郝柏村只講了一句話:「你自己想清楚,自己要對自己的前途負責。」
ˉ而促使他從政的最主要原因是他不忍心讓下一代在混亂的環境中成長。遠因是民國八十二年,郝柏村在陽明山中山樓的國大臨時會上被民進黨國代包圍,當時郝龍斌正在家中觀看新聞,他眼睜睜看著父親陷入重圍,卻無力拉父親一把,而鏡頭轉向台下,卻是國民黨國代視若無睹、袖手旁觀的景象。
 有什麼留給子孫?
ˉ這些畫面不斷的浮現在他的腦海,他深深為父親數十年來保國衛民的軍旅生涯感到不平,他不禁自問:「一個熱愛中華民國的人,為何要受到這樣的嘲弄與羞辱?」
ˉ正當父親因為政治而身陷重圍之際,郝龍斌也走到人生最大的生死關卡。當醫師告知他罹患肝癌時,他忽然警覺到:「似乎沒有什麼可以留給後代子孫的。」
ˉ或閉O郝家的福報吧!當醫師將郝龍斌的腫瘤切除下來後,竟然發現是良性腫瘤。郝龍斌說:「這是相當少見的病歷,尤其是在動脈上的腫瘤。」
ˉ至此,郝龍斌更深一層的思考人生的大事。他說:「我已經舒舒服服的過了四十幾年了,這已足夠了,我唯一要做的是繼續努力,創造一個有利於後代子孫生存的空間,不管是經濟或政治的環境。」
今年六月,他下了畢生最大的決定,參加立委選舉,他說:「我再不出來,就真的太晚了。」
ˉ可能是扛著郝柏村兒子的名號,郝龍斌不用上電視就已經是一個高知名度的候選人,卻也是基於同樣的理由,讓郝龍斌備感艱辛。他經常成為其他候選人討伐的對象,黑函、耳語不斷,郝龍斌為此還在新黨總部召開記者會表示,對於家父遭受莫須有的攻訐,我有無限的楫飽A同時希望候選人放大格局,不要造謠謾罵、聚眾挑釁,留給下一代學習的壞榜樣。
ˉ他的文宣負責人莊文思(台大海洋研究所教授)說:「其實,郝柏村先生對郝龍斌的幫助十分有限,有時候一些想捐錢的人,卻因為郝柏村先生的關係而作罷。」因為郝柏村會對親朋好友說:「我兒子選舉不用花錢,他是清白選舉,一毛錢都不用花。」
ˉ從郝龍斌成立競選總部到募款懋|,都不見郝柏村的影子,唯獨一次是,郝柏村路過天母國中(當時郝龍斌在發表政見),下車在門口看了一眼,隨即乘車離去。
 我是一個過分自信的人
ˉ姑且不論郝柏村對郝龍斌的競選有無助益?未選擇從軍的郝龍斌,雖然無緣穿上軍袍,卻仍有乃父之風,夠氣魄又有信心。他說:「我是一個過分自信的人。」
ˉ第一次大學聯考落榜,讓他初嚐失敗的滋味,也改變了他的一生。他終於知道,自己過於自信才造成失誤,就像下棋,明明已經勝券在握,卻在最後一刻大意失荊州。從那一刻起,郝龍斌說:「人家說殺雞焉用牛刀,我現在就認為用牛刀殺雞才不會有問題,凡事不僅要百分之百全力以赴,還要百分之兩百、百分之三百。」
ˉ郝龍斌所參選的選區是台北市第一選區(又稱為北區),參選人數二十三名,應選名額為九名。在一般的預估當中,郝龍斌是穩當選的候選人,不僅聲勢比其他兩位新黨候選人陳漢強、高惠宇強,還被傳為與丁守中(國民黨)、江鵬堅(民進黨)、林濁水(民進黨)競爭成為最高票的當選人,他並且是新黨在北區的超級戰將。
 家庭親情瞻@邊
ˉ對於外界的恭維,莊文思不敢過於樂觀,他指出,其實郝龍斌並不是在最穩當選的名單當中,依照各種問卷顯示,他應該排名在第四、
第五名左右,而且選舉變數很多,我們只能全力以赴。
ˉ對於外界的說法,郝龍斌指出,最高票當選的人並不是表示問政能力最好,而成敗也不是最後的成果,選舉是一種體驗,不是只看目前,或是以後三年立委的表現,只要長遠來看是正確的就值得了。如果不能以從政表達對國家的愛,同樣可以繼續從事研究的工作,以任何一種形式獻出自己最大的貢獻。
ˉ他最大的希望是,能藉由選舉激發更多理念相同的朋友一起為國家前途而奮鬥,開拓更多不敢說也不願意表達意見的中間族群,共同來關心國家大事。
ˉ所以他的幕僚群選擇乾淨又清新的選舉方式向選民訴求,期待這種只有政見沒有禮物、沒有宴客的方式,能贏得大多數選民的支持。
ˉ離投票日不過十數天的時間,原本按部就班推出各種競選活動的郝龍斌,卻在父親突然決定參選副總統選舉時,代替母親到林洋港家中,陳述家族成員的「婉轉拒絕」的意見,可是情勢仍沒有改變。或釵p同他對政治的執著,郝柏村仍然有他充分應戰的理由。
ˉ父子倆不約而同以參選表達對國家民族的大愛,郝家一門雙傑,紛紛投入選戰,看來家庭與親情只能暫擱一邊了。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