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不拉把問政成績交給選民檢驗

股市名人游淮銀在彰化田莊全力反攻

在選情激烈的彰化選區,游淮銀仍然應戰到底,表現出他一貫的勇猛精神,他仍樂觀的說:「我有七、八成的信心。」

ˉ針對立委選情,國民黨輔選系統的評估指出,彰化縣五位黨提名候選人當中,就數游淮銀(外號阿不拉)較辛苦,他們的評語是「他有待努力」。不過游淮銀本人則樂觀的說:「這次選舉比上一屆踏實多了,感覺上更有把握,至少有七、八成的信心。」
ˉ在媒體的報導當中,游淮銀好像永遠都脫離不了「股市名人」、「超級候選人」等頭銜,卻忽略了他是一位白手起家的農家子弟。游淮銀說:「我一生的努力過程應該是現今年輕人的典範才對。」
ˉ游淮銀是土生土長的彰化縣員林鎮人,家裡世代務農,從小就與牛羊、田土為伍,舉凡犁田、割稻、放牛、餵豬等工作,都是他放學後的末牷C唯一能溫習末猁漁伅′O,學校的午休或搭火車的時候。
ˉ為了省錢,他放棄升高中的機會轉讀商校,省立彰化商校高級部畢業後,游淮銀進入土地銀行員林分行當臨時僱員,當時為了工作的需要,跑遍彰化縣二十六個鄉鎮,協助佃農轉為自耕農。後來到台北發展,進入台灣土地開發信託公司服務,中途考上文化大學,半工半讀拿到市政系的學士學位,在五年的夜校生活中,天天帶著太太準備的兩個便當上班上學。游淮銀說:「當時的寫照正是一步一腳印,兩個便當求上進。」
ˉ游淮銀在求學期間,順利通過公務人員高普考,進入賦稅改革委員會、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等單位服務。民國六十六年毅然結束十六年的公務員生活,自行創業,發展成今天的富隆關係企業體。並創辦統領、新聞鏡等雜誌。
ˉ游淮銀自認為一生最大的遺憾是來自於外界的誤解。他說:「外人看到的都是我投資股票、風光的一面,很少看到我白手起家的艱辛與奮鬥過程。」對於諸多的不利與負面報導,游淮銀表示:「這對我是相當不公平的事,我內心雖然不高興,也只能淡然處之。」
負起第一棒的傳承責任
ˉ當游淮銀決定投入上一屆的立委選舉時,釵h負面的消息也伴隨他進入選戰當中。在這一層陰影下,游淮銀雖然獲得國民黨的提名,卻選得十分艱苦,最後以險勝最後一名洪性榮一千多票之姿,進入立法院殿堂。
ˉ游淮銀表示,第一次競選立委可以說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原本是希望員林鎮能有人出來競選立委,沒想到他這個建議人,後來竟變成鎮民推舉的對象。「我對老家有一份使命感,才會基於建設家園的理由出來競選,我負起第一棒傳承的責任。」游淮銀說。
ˉ今年,游淮銀決定再度競選,據悉他這次出馬壓力很大,每當游淮銀的太太看到媒體報導游淮銀的新聞時,內心總是十分難過,她認為外界對游淮銀的誤解太深,好好的企業家不當,偏偏要當立委,搞得傳聞多,形象差,連家人都受到牽累,更重要的是「游淮銀當立委不僅賠了時間又賠金錢」。她認為,與其當個吃力不討好的立委,還不如當個單純的企業家。
ˉ彰化縣這一次參選人數高達十三名,應選名額為七名,雖然戰情不是全省最激烈的地區,但是火藥味仍十分濃厚,一來是國民黨所提的五位候選人當中,洪性榮、林錫山、王顯明、陳朝容、游淮銀都是現任立委,而民進黨的現任立委姚嘉文、翁金珠、謝聰敏也是來勢洶洶,其他如無黨籍的張世良、洪英花也表現不差。
ˉ如果以民進黨的分析顯示,三名候選人全部當選,顯然有一名國民黨候選人要落選,以基層的關係來分析,游淮銀比其他四名黨候選人還艱辛。
ˉ員林人說:「游淮銀這一次選舉相當辛苦,除了選情激烈之外,家人的壓力也讓他喘不過氣來。」不過游淮銀仍然選擇參選以表達他對家鄉的熱愛。
ˉ除了在台北問政的時間之外,他每個星期六、日都在彰化縣為鄉民服務。一位彰化縣議員指出,游淮銀對鄉民的服務是有目共睹的,當老人家不懂得申請全民健保時,游淮銀的服務助理一個一個幫老人們填寫。
ˉ游淮銀也舉幾個例子,以證明兩年多來對彰化縣的實際服務成果。他建議高鐵在彰化設站,已獲得交通部與行政院的同意;建議拓寬高速公路新竹至員林的壅塞路段,該項工程已經在八十三年十一月底開工;替彰化縣爭取到教育部九百二十五萬餘元的教育補助經費等等。
游淮銀要做
有意義的事
ˉ最重要的是,游淮銀認為,兩年來最高興的一件事是在立法院所提出的財經建言,為連戰所重視,並將其建言匯集成國家的財經政策。「這比賺大錢、得獎還高興,至少對國家社會做了一些事。」他說。
ˉ這些建言包括,民國八十二年九月,政府採納他的建言,大幅調降存款準備率及重貼現率,延長購屋貸款期限,放寬選擇性信用管制,讓國內經濟景氣因而得以由谷底漸次翻升等等。
ˉ自從決定投入選戰之後,游淮銀馬不停蹄的拜訪各方人士,陪同在旁的助理已經喊累了,他仍精神奕奕的四處拜訪,經常是早上八點出門深夜一點回到競選總部,一天當中粒米未進。
ˉ當外人在驚訝他為何比年輕人還精力旺盛時,他才說出真正的原因,這完全是小時候種田挑肥所累積的成果。他說:「你們晚一輩很難想像,十幾歲的小孩子,每天要挑一百多斤水肥到水果園澆肥的情景吧!」
ˉ游淮銀長久以來所背負的形象包袱,讓他在選戰中顯得異常辛苦,可是身材活像彌勒佛的他,面對各方的討伐仍然打起精神應戰。他說,第一次參選,時間比較匆促,與地方的接觸也比較少,難免有所欠缺的地方。這一次,感覺上踏實多了,「因為選民可以從兩年多的實際接觸中了解我,不再局限於媒體上所描素的我。」游淮銀說。
ˉ雖然兩年多的勤跑基層,累積了一些人脈,游淮銀也在假日回老鄉服務,可是比起長期定居在彰化的少數候選人,基層的人脈比較吃虧,加上這一次彰化四信與員林信用合作社的擠兌風暴,或章鼢撗a銀的票源會造成一些衝擊。
ˉ這些也是國民黨在評估他選舉有待努力的考量因素。
ˉ游淮銀要建設新彰化
ˉ不過游淮銀指出,「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我長期在家鄉服務,我有沒有做事,他們最清楚,他們也不會因為四信的事件,而影響對白派長輩的尊敬;更何況選票是來自於四面八方,票源是寬廣的。」
ˉ從游淮銀的家族體系中看來,游家就某個程度而言也算是一個政治世家,因為他的釵h親戚當中,目前還有釵h人在擔任農會的代表、主席、理事長,也有人擔任鎮代表,農會體系應該是他主要的票源之一。「從這點來看,我們家族服務家鄉的熱誠是有目共睹的。」游淮銀說。
ˉ儘管在國民黨以及部分人士的眼中,游淮銀是有待加強的候選人,不過他仍積極、樂觀的看待他的選舉,或閉O他一向的個性使然,就算情勢再危急、狀況再困窘,仍然「打落牙齒和血吞」。一位企業家說:「富隆就是在他這種不怕艱難的精神下創下來的。」
ˉ這一次的選舉又何嘗不是呢?在看待財團企業家競選立委的同時,更深切的去了解背後的意義,對游淮銀而言,這才是公平的。一位員林人說,媒體對游淮銀的愛好多過於其他彰化縣的立委候選人,可能是他全國知名度最高的關係吧!另一位鎮民則指出,哪一位候選人不花錢,如果要比錢,游淮銀絕對不是最有錢的候選人。
ˉ「游淮銀如果真的因為當上立委而名利雙收,他的夫人何苦到登記前一天,仍堅持不讓他再出來競選呢!」游淮銀身邊一位友人說。
ˉ游淮銀語重心長的說:「我是彰化出生的農家子弟,很清楚農家子弟的辛苦,我真的希望能建設新彰化,讓彰化變成一個工業城市,讓彰化子弟可以與人平起平坐。」
ˉ這是游淮銀的政見,他希望選民真的能感受他的真誠。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