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老蕭選情撲朔迷離

國民黨評估蕭萬長只領先蔡同榮六百票

嘉義立委選情可以說是兩黨的競爭,蕭萬長與蔡同榮的票源在伯仲之間,不到最後一刻很難分出高下。

ˉ「蕭萬長未來的成就比玉山還要高」,這是李登輝十日南下嘉義,為國民黨提名立委蕭萬長站台助勢所下的註解。換言之,一直受到懷疑政務官為什麼要走回頭路參選立委的蕭萬長,將來有了民意的洗禮,加上政務官的經歷,未來在政壇發展的格局氣勢將更為恢宏。
ˉ然而,現在蕭萬長想的不是未來的成就是否比玉山還高,而是如何以選票來擊倒民進黨提名的現任立委蔡同榮,蔡同榮是一個讓蕭萬長絲毫不敢大意的強勁對手。
兩黨一決雌雄
ˉ上屆立委選舉,蔡同榮在陵a班張文英市長「中間偏一邊」的助勢下,以二百十一票險勝了國民黨提名的陳鏡仁。這次國民黨提名了經常代表李登輝參加國際會議的政務官─陸委會主委蕭萬長,給蔡同榮的壓力可想而知。既然國民黨提名了蕭萬長,這一場代表國民黨和民進黨決戰的嘉義市立委選舉,國民黨有輸不起的壓力,國民黨在李登輝的帶動下,必將卯足全力投入選戰,以護送蕭萬長進入立法院,而民進黨自然也不會輕易認輸,嘉義市立委選舉的精彩程度,也就在兩黨的一決雌雄。
ˉ蕭萬長在嘉義市參選,行情開高,但是勝算的壓力卻很重,以國民黨嘉義市黨部的一項估票統計,也只贏蔡同榮六百票,六百票的差距不要說是未必精確,即使是精確,區區六百票,也可能在一夕之間改觀,因為選民的心理是不可測,尤其嘉義選民自主性意識高,候選人的每一個選舉動作,都可能帶來很大正負面難料的影響。
選舉花招蕭萬長外行
ˉ蔡同榮在嘉義市的形象清新,而蕭萬長也不怕表明清白選舉的決心,最怕是小道消息和選舉花招,例如有人以蕭萬長的名義賣鞭炮募款,有人以蕭萬長的名義在造選舉人的名冊,有人以蕭萬長的名義,在三更半夜打電話向選民拜票。
ˉ李登輝說:「蕭萬長是老實人,不太會說謊,選舉也外行。」蕭萬長最怕的是選舉花招。
ˉ選情對蕭萬長有利的是,去年省長選舉,宋楚瑜在嘉義市贏了民進黨陳定南一萬多票,這是國民黨在嘉義市多年來難得的一次勝利,蕭萬長接著參選,形勢就不致太險惡。尤其蕭萬長的競選總部,就沿用宋楚瑜在嘉義市的競選總部,位於友愛路和奧達路交叉口。
ˉ對蕭萬長比較不利的選情是,新黨趙少平的參選,趙少平得票的多寡,被視為蕭萬長是否當選的指標關鍵。去年省長選舉,朱高正代表新黨參選,取得四千多票,代表新黨在嘉義市也有三、四千票的實力,新黨是自國民黨出走,趙少平取得票數越多,對蕭萬長也就越為不利。
ˉ趙少平在嘉義是採取小本經營的方式,目的在參選,以取得新黨不分區立委的票源,所以除非新黨中央前來,否則趙少平一介嘉義  的教授可能難以大力造勢。
最忌陵a班助選
ˉ其實,與其說是忌諱趙少平的參選,可能分散蕭萬長的票源,不如說國民黨最忌諱的還是陵a班的助選態度,目前張文英市長迄未表態支持誰,但從她語焉不詳的談話,一般都認為她對蔡同榮會關心一些。或釵p此,國民黨就拚命營造前嘉義市長、現任衛生署長、張文英的妹妹張博雅對國民黨蕭萬長比較「關心」一些的氣氛,讓嘉義市的選民,更能自主的選擇心目中優秀的立委人才。
ˉ張博雅除了在蕭萬長競選總部成立時,跟隨行政院長連戰上台外,十日李登輝到嘉義為蕭萬長加油,很「巧合」的,張博雅也剛好到水上鄉衛生所巡視,所以總統府祕書長吳伯雄又邀請她也到現場,李登輝更是公開拉著張博雅的手走上台,不過張博雅上台只是微笑,並沒有致詞。
ˉ顯然,國民黨的策略是,即使陵a班沒有實際的支持國民黨,也要讓選民了解,國民黨與陵a班是好朋友,畢竟陵a班主持嘉義市政這麼久,其影響力太大。
ˉ對張博雅上蕭萬長的講台,張文英的說法是張博雅是衛生署長身不由己,就在張博雅被李登輝拉上蕭萬長的講台第二天,張文英市長也為蔡同榮點燃了民主聖火,姊妹修佛有了默契,在蕭萬長和蔡同榮之間,盡量保持等距。
考驗老蕭智慧與勇氣
ˉ另一個受到注意的人物是運動健將紀政,紀政在上一屆幫忙蔡同榮站台助選,這一屆卻同時先後為蕭萬長和蔡同榮站台助講,紀政腳踏兩條船的做法,外界感到一頭霧水。紀政在嘉義未必有實質的影響力,但是蕭萬長陣營拉攏紀政來站台,顯然也有政治喊話的作用,由此也可以知道,微笑老蕭的人緣還不錯,才有張博雅、紀政的上台關心,否則即使張博雅是衛生署長,就算她不上台,也可以有釵h的藉口。
ˉ蕭萬長以政務官回到嘉義參選,顯然是基於不忍心辜負長官的期待,否則擔任立委卻未必能有機會當政務官,政務官參選立委,形勢上自然較為吃虧,可見要投入這場選戰,蕭萬長需要有很大的智慧和勇氣。
ˉ政務官參選,也不是絕對不可以,起碼由於直接接觸眾多的基層民眾,更了解民眾在想些什麼?需要些什麼好的政策?未來有機會更上一層樓,可以選擇政務官、民意代表相輔相成的效果。尤其總統、副總統在進行直接民選後,沒有接受民意洗禮的政務官,在立法院可能更難有強勢作為,在民意掛帥的今天,蕭萬長決定投入選戰,不能說他沒有長遠的考量。
ˉ由於蕭萬長和蔡同榮的決戰,一般認為勝負的差距不會太大,所以在選舉的路途上,蕭萬長走得可能不太輕鬆。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