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官邸的神祕面紗

當年,蔣介石自己做官邸的「室內設計」

傳說士林官邸地下有戰備地道,可通行戰車;傳說官邸深宮藏有重寶‧‧‧,如今透過陳水扁的「官邸收回秀」,才發覺蔣介石當年住的所謂官邸,不過花木扶疏,曲徑通幽而已。

ˉ民進黨籍的台北市長陳水扁,聲言要把士林官邸土地收回,蔣家連最後一塊「根據地」都不保,此情此景,更讓人感受到政治的現實。所謂「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瓷A恨別鳥驚心。」杜甫的「春望」前半,是否正具體刻劃著蔣家王朝沒落的無奈和淒寂?
ˉ士林官邸座落的那塊土地,日據時代是直屬台灣總督府的園藝研究機構用地,台灣光復以後,陳儀主政台灣時期,「東南長官公署」在那裡誘F一幢專門用來招待外賓的招待所,這幢招待所是一棟二樓的西式洋房,屬於鋼筋混凝土結構,樑柱則為RC鋼骨結構。在輒o棟招待所的同時,東南長官公署把一旁日本時代留下的園藝機關,更名為「士林園藝試驗分所」。
城春草木深的官邸
ˉ民國三十八年底,大陸局勢逆轉,蔣介石從大陸重慶、成都指揮最後撤退事宜後,先在台灣高雄登岸,和他的兒子蔣經國住在高雄壽山,等政府機構陸續搬遷妥當,便移居草山(即後來的陽明山),在「後草山」台糖招待所住了一陣子,一直到民國三十九年春天,才搬到士林原「東南長官公署」的士林招待所住下,並且在那年三月一日,蔣介石復職之後,成為他的正式總統官邸。
ˉ長期以來,外人一直把士林官邸的土地歸屬,視為一筆迷糊帳,但事實上不然,據一位蔣介石的文書祕書親口告訴筆者,由於士林官邸土地和地上物的產權,原本都是屬於「東南長官公署」,後來,土地的產權又回歸台灣省政府,由台灣省建設廳掌管,而士林官邸地上物本身,則歸總統府第三局管理,經費也是由總統府項下撥付。後來,台北市成為院轄市,照道理產權應該立刻歸屬台北市政府所有,可是,當時的台北市長是無黨籍的高玉樹,國民黨當局顧忌如果把士林官邸的土地權劃歸台北市所有,可能會「有所不便」,所以,當時的總統府三局並不同意把士林官邸的土地爽快地劃歸北市所有。
早已劃歸台北市
ˉ後來,還是祕書人員忠言直諫,蔣介石才下令把這塊土地立刻劃歸台北市政府所有。這位蔣介石前文書祕書說明,蔣介石其實早就批准將士林官邸土地劃歸台北市政府所有。
ˉ由此看來,陳水扁此舉,實在是作秀的意義大過實質意義;打破政治圖騰的意義,大過為民謀福利的意義。因為包括蔣家在內,沒有任何人想去侵吞這塊土地,事實礎b眼前,非常清楚,蔣家沒帶走官邸寸土片瓦,陳水扁此舉不過是表演給人民看,他有膽量破除蔣家威權象徵,從市政的角度看,陳水扁如今做的事情,其實高玉樹當市長時代就已經幫他做完了,陳水扁最近進士林官邸「勘驗土地」的動作,實在是拾高玉樹之牙慧、畫蛇添足而已。
ˉ若從士林官邸的結構和環境而言,亦歷經了多次的翻修紀錄。蔣介石來台後,士林官邸的第一次整修,是在民國四十一年農曆的三月十五日(據說,這個日子是蔣介石指定的「黃道吉日」),修葺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配合和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並且迎接包括美國國務卿杜勒斯等人在內的美國貴賓之用。
ˉ據當年為士林官邸修葺的建築師楊卓成表示,蔣介石那次對官邸的整修工作非常關切,大至客廳格局的設計,小到建築材料的挑選,都是事必躬親。
ˉ楊卓成說:「蔣公的室內設計經驗,出乎人想像的豐富。」
室內設計蔣公自任
ˉ蔣介石偏愛原材料的家具,大客廳凡是木質部分,全部都是台灣上等檜木製品,兩間客廳內還有好幾套紅木家具,西式沙發、圓桌、八仙桌,總數不下七、八套,盡是從大陸輾轉 運來的傳家寶。
ˉ民國四十一年,官邸改建後,曾經來官邸下榻過的美國貴賓,包括當副總統時的尼克森、美國報業鉅子赫特、享利‧魯斯等人。
ˉ民國四十七年夏天,中共在福建興建了好幾座現代化軍用機場,並且進駐了近二百架當時算很先進的MIG-15和MIG-17戰鬥機,飛行半徑涵誘F整個台灣,有關方面怕萬一中共空軍來空襲,特地進駐了高射砲部隊,在官邸後方山區待命。民國五十年代初期,蔣介石還在做「反攻大陸」夢時,曾經在官邸附近開挖可以通行戰車的地下通道,成為名副其實的戰時最高指揮部,然而,這個指揮部似乎從來都不曾真正派上用場過。後來,蔣介石計劃把這個「戰時指揮所」的地點,遷到桃園的慈湖,所以,在慈湖大興土木,蔣介石做夢也沒想到,慈湖沒做成作戰指揮所,反而成了他的長眠之地。
ˉ民國五十八年七月,蔣介石夫婦因座車在陽明山閃避一輛軍用吉普車,發生車禍雙雙受傷,為了老先生兩夫婦上下樓方便起見,總統府三局撥款買了一部僅供二樓使用的OTIS牌電梯,在官邸趕工裝設完畢。
 「士林園藝試驗分所」的腹地,長期以來就是蔣介石夫婦平日賞花散步的「御花園」,每年的十月三十一日蔣介石生日,園藝分所就得由所長親自率領指揮,把所內精心培育的蘭花、菊花,分派園丁搬到士林官邸,為二老祝壽。
揭開御花園面紗
 該分所於民國六十二年四月,改歸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分所的名字也改為「士林園藝管理所」。
 民國六十四年四月四日,蔣介石去世,士林官邸結束了它最輝煌的歲月,慢慢走入歷史,顯然,陳水扁趕上了這班終結蔣介石歷史的列車,並且坐上了頭等包廂,在台灣政治時興作秀的惡質化環境中,陳水扁不愁沒有他「揮灑」的廣大空間。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