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市長卯上財團

陳水扁下令徹查梁柏薰與台北銀行親密關係

台北銀行總經理王宣仁遭人檢舉,和財團間有「利益收受」的不當行為,已引起市長陳水扁的下令徹查。對陳水扁而言,當初在立委任期內,便曾針對梁柏薰的土地買賣事宜提過質詢,如今物換星移,二人再度交鋒,將再次地考驗阿扁市長的智慧。

ˉ繼新偕中建設公司董事長梁柏薰介入華僑銀行,成為最大股東,並大量運用關係借款,進而遭人檢舉,引發財政部對僑銀進行專案金檢行動後,無獨有偶,隸屬於台北市市長陳水扁轄下的地方性金融機構—台北銀行也驚傳有「圖利」梁柏薰的情節。
ˉ據傳梁柏薰向北銀各分行貸款金額一度高達新台幣三十億元,同時北銀總經理王宣仁,也因捲入有收受梁柏薰贈屋嫌疑事件,而引起台北市政府高度注意。
ˉ針對這些傳聞,台北市長陳水扁說:「我都知道,並且著手了解!」而台北市財政局局長林全也表示,他已接獲市長室徹查此事的命令。
ˉ消息人士指出,自王宣仁於八十二年到職後,不僅在貸款上多方給予梁柏薰方便,同時他個人亦曾為梁柏薰提供新台幣二千萬元左右的無擔保放款,此外相較於原中央信託局信託處經理李東烈,在轉赴僑銀出任副總後,隨即有新購屋換車事件,王宣仁亦在八十二年底遷入新生南路的二千萬元大廈居住,且原屋主又是梁柏薰,由於時機敏感巧合,難免遭致外界揣測紛紛。
ˉ不過王宣仁及梁柏薰二人,對於外界及員工所檢舉的「超貸」、「利益授受」不法事宜,已一概予以否認。
ˉ王宣仁表示,梁柏薰目前在北銀的貸款泰半集中於儲蓄部、營業部,金額僅約新台幣五億元,但據消息來源透露,北銀於九月間才營業的台中分行,甫一開張,梁柏薰便曾運用關係提出約新台幣八千萬元的貸款。
ˉ除了貸款及贈屋疑雲外,北銀自從王宣仁上任後,由於對一級主管調動頻繁度超乎尋常,也深受金融圈所詬病。
ˉ對此,掌控有北銀百分之百股權的台北市長陳水扁,日前於接受本刊專訪時亦曾有感而發地表示:「對於這件事,我做市長也覺得滿窩囊的,因為台北市政府很多事都管得到,卻對台北銀行人事權管不到,我心裡也感到相當地納悶」,顯見在台北市民心目中強勢的阿扁市長,卻對北銀具有相當程度的無力感。
ˉ但據台北市市長室機要人員馬永成透露,早在陳水扁擔任立委期間,便曾對梁柏薰的隻手遮天、官商勾結事宜提出過正式質詢,如今雖已物換星移,不過倘若梁柏薰經調查屬實,果真在市府轄區有不法事宜,「市長當然會嚴辦」。
ˉ而這場轉換舞台後所引爆的市長與財團角力戰,後續發展如何,由於涉及眾多投資人利益,早已引起各界一致密切注意。
ˉ空降部隊王宣仁
ˉ事實上對北銀而言,早在二年前王宣仁上任初始,便不時圍繞著諸多爭議性話題。 
ˉ畢業於政治大學銀行系的王宣仁,已在銀行界服務達二十九年之久,可說是金融界老兵。早年他於彰化銀行服務時,便曾一度傳出王宣仁曾多次「獨厚」梁柏薰,給予放款融資方便。其後王宣仁自彰銀總行經理,轉赴台灣中小企銀擔任副總,一年半後再度榮升台北銀行總經理。
ˉ從台灣中小企銀到台北銀行這段歷程,於短短的二年間,王宣仁的升官晉爵卻如同坐直升機,一路扶搖直上,在保守的金融界被視為異數,而外界對於他個人的「能耐」,也因此罩上一層神祕的面紗。
ˉ王宣仁自認個人的升遷並無不妥,全是多年努力所得。但據熟悉內情人士透露,王宣仁的仕途之路,梁柏薰即是關鍵人物。
ˉ攜梁柏薰之弟上任
ˉ為了協助王宣仁登上台北銀行總經理龍座,據說梁柏薰曾先後拜訪立法院長劉松藩,及當時台北市長黃大洲,幾經斡旋,王宣仁的新人事命令才總算定案,可見為官之道,「貴人」的臨門一腳常具有關鍵性的作用。
ˉ不過也有另一種說法表示,由於梁柏薰及王宣仁的國民黨主流派色彩濃厚,因此黃大洲當然要提拔「自己人」擔任台北銀行總經理。但是如此一來,當時王宣仁的人事命令案,也一度引起台北市議會的交相攻伐。
ˉ爭議的焦點在於,北銀自開行以來,已歷經七位空降總經理,卻從未由內部升任,據王宣仁自己表示,當時由於議會反彈聲音過大,一度當他欲前往市議會時,還曾被拒於大門外,備嘗遭人奚落的滋味。
ˉ另一方面,王宣仁上任後,所帶來的二位總經理祕書,其中一位即為梁柏薰的親弟弟梁陽明。據北銀員工透露,在銀行界任滿三年,才有資格升一職等,而梁陽明則自台灣中小企銀的辦事員,到北銀的領組,不到三年時間,連升二級。
ˉ而如今梁陽明又跳槽至梁柏薰的另一好友,合作金庫總經理林新源處,以機要人員名義「破格擢用」為襄理,其三級跳的本事著實令人分外眼紅,而梁柏薰政商人脈網路的密實,也令人不得不對他另眼看待。
ˉ人事異動超乎尋常
ˉ儘管外界風言風語,挾著高層長官「關愛眼神」的王宣仁還是如期上任,但是未料到初登龍座後,「人事包袱」及外界的壓力,卻幾乎拖垮了他。
ˉ而大幅的人事調動也使得王宣仁的任期內,充滿著不同程度的褒貶。
ˉ贊同者認為,北銀確實有些陳年舊疾需大刀闊斧改革,而持相反意見的則表示,王宣仁調動主管的頻繁度,常使得主管在來不及搞清楚本身業務的情況下,便遭遇走馬換將的命運,如此一來對於行員工作情緒的安定性常具有不良影響,同時有些主管遭撤換的原因,據說也不無「擋人財路」的緣故。
ˉ而王宣仁自己則表示,北銀是部老機器,充斥著釵h問題,而其人事調動及改革方案,無可避免地衝擊著少部分的既得利益者,當然引起對他個人不利的傳聞與反彈。
ˉ夾雜在不同的說法中,真正的事實則是,王宣仁截至目前為止的二年半任期內,北銀幾乎所有的一級主管已全數換新。
ˉ今年初即已傳出不利訊息
ˉ歷經了去年首屆的市長選舉戰役,民進黨的陳水扁脫穎而出執掌台北市兵符,又再度為北銀的經營投下變數。
ˉ消息人士分析,因為自陳水扁上任後,今年四月間,台北銀行的董監事曾大幅換血,將原有的二十位董監事更換其中十三位,同時這項人事案改組的最大特色為,原有前任市長黃大洲安排的人馬全數退出,而以阿扁所中意的學術界、企業界人士為主。
ˉ在此情況下,當初在黃大洲競選期間輔選甚力的王宣仁,如今諸多行事不若國民黨主政時期「方便」,自然也是預期中的事。
ˉ台北銀行相關主管透露,自王宣仁擔任北銀總經理後,梁柏薰便已成為北銀的大貸款客戶之一,一度金額據傳高達三十億元之高,不過由於陳水扁主政後,已引起梁柏薰的不少疑慮,因此不少貸款陸續已透過向僑銀貸款方式償還,不過梁柏薰個人及其關係人的貸款部分,則尚未完全清償。
ˉ例如梁柏薰本人、立委林源山(新偕中關係企業董事長)、王一斐(新偕中集團派駐尚鋒興業法人代表)、及梁益田(梁柏薰之父)等便各自尚有為數二千萬、三千萬不等的北銀貸款。
ˉ據熟悉內情人士透露,梁柏薰除在北銀的超貸額一度逾新台幣三十餘億元外,其中尚有建成及東門的二筆款項列入逾期放款項目,對此王宣仁及梁柏薰均曾分別提出說明。
ˉ王宣仁表示,北銀對於梁柏薰並無超額貸款,目前梁的借款約僅在新台幣五億元之間,且集中於營業部、儲蓄部和東門分行三處。
ˉ其中東門的一億多元逾期放款,乃由於梁受一位林姓朋友所累,不得不代為償還利息所致,而這位林姓朋友,也由於對梁頗為不滿,因此才四處散播不利於梁的消息。同時王宣仁說明,當初東門這筆款項快到期時,他也曾多次「施壓」梁柏薰出面解決,其後梁柏薰基於朋友道義,方才允諾代繳利息,避過了一場風波。
ˉ而梁柏薰則表示,目前其個人及新偕中建設,散布在全省各行庫的總借款額,總數約新台幣四十七億八千萬元,且泰半集中於彰化銀行、台灣中小企銀,及合作金庫三家。至於北銀的借款僅約新台幣五億三千七百萬,絕不可能如外傳的有三十餘億元之多。
ˉ同時梁柏薰對於外界盛傳他涉及北銀超貸案也提出說明,認為這可能是王宣仁改革做法操之過急,因而遭遇有心人士惡意中傷所致。為了不再「拖累」朋友,梁柏薰說明,將在今年底、明年初之際,把北銀的貸款如數還清。
ˉ一項訊息顯示,北銀對新偕中公司關係企業金座建設亦有三.八億元的放款,不過在各方壓力下,據說北銀曾在十月份對金座有抽緊銀根的舉動。
ˉ贈屋疑雲滿天
ˉ此外據內線消息透露,八一年間王宣仁所購,位於台北市新生南路的二千萬華廈,係由梁柏薰所贈,對此二人不約而同表示,乃為相互間的一種買賣交易行為,而王宣仁則說,這是由個人多年積蓄購得。
ˉ他強調,當初購買這棟大廈,以約新台幣二千四百萬元價格購得。其中曾付現金六百萬元予梁柏薰,剩餘的一千七百萬元則係向台灣中小企銀貸款而來(目前這筆貸款已轉至北銀),對於外界的指稱,王宣仁認為相當不公平,希望市府於正式調查完畢後能夠還他一個清白。
ˉ王宣仁早有倦勤之意
ˉ不過據市長室的有關人員透露,即使王宣仁當初確以合理價格向梁購屋,但身為行政官員,在諸多行事作為上還是應避嫌,以免遭致外界釵h不必要的聯想。
ˉ自北銀上任一年後,王宣仁一度傳出倦勤之意,據王宣仁自己坦承,這是由於在北銀改革遭遇的反對聲浪大,因此欲轉回省屬行庫金融系統工作,不過其後因故未能成央C
ˉ有關此點,外界卻有不同說法,據熟悉內情人士透露,由於王宣仁背負梁柏薰的超貸金額愈來愈重,在「危機意識」下,興起不如及早脫身求去的想法,不料省府方面亦早有耳聞,故而婉拒了王宣仁的請求。
ˉ不過也有另一種說法表示,最近由於市府有關方面已開始對於梁柏薰的超貸案予以密切注意,因此據說一方面王宣仁對於梁柏薰的貸款案有緊縮的動作,同時另一方面他也著手為自己的退路做打算,已開始與數家民營機構接觸,但是對此王宣仁斷然予以否認。
ˉ財團卯上市長?
ˉ台北市政府財政局局長林全證實,目前已接獲市長室命令,將對台北銀行展開進一步的調查。
ˉ不過金融界人士分析,固然目前台北銀行的問題已露出冰山一角,但由於當初阿扁市長在籌組主要班底時,大量引用具有濃厚學界色彩人士,雖然學問淵博,但是欠缺實務經驗也是致命傷。
ˉ林全也承認地方性金融機構本身就不附予金檢弁遄A他強調市府和北銀之間是股東關係,而非金檢關係。但由於事關重大,因此「也酗ㄦ|等到層層的書面答復上來,因為如此一來拖太久了,將不排除先行要求北銀口頭報告」。
ˉ此外,據北銀有關人員透露,由於民營銀行的平均待遇比公營銀行高約一.五倍,在高薪挖角誘惑下,現階段北銀每個月平均流失七、八人,失血情形可說相當嚴重,而過去待在公營銀行被視為手捧金飯碗的時代也已然過去,由此看來在內部面臨管理問題缺失,而外面又遭受新秀—民營銀行的挑戰衝擊下,台北銀行能否挺過這一關?確令人無法不感到憂心忡忡。
ˉ重要的是,當初陳水扁於立委任期內,便曾針對梁柏薰的涉嫌官商勾結案提出過質詢,其後由於民代只有「質詢權」,真正所能著力處不多,只得不了了之,「後來直到梁柏薰刊登廣告,公開支持宋楚瑜,我們才對梁的』本事『恍然大悟」,跟隨著陳水扁從立委到台北市府的馬永成說明。
ˉ不過今天身為全台北市民大家長的陳水扁,相信對北銀、對梁柏薰所能採取的行動,早已遠超過當初的質詢權,而面對著財團的一再挑戰威權,釵h市民的目光焦點,也已莫不鎖緊阿扁市長究竟將如何再一次有效地出擊,以弭平一場可能引燃的金融危機。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