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性金融商品將為台灣帶來多少家霸菱

台灣銀行界一年八千億的大豪賭

根據中央銀行揭露一項驚人的事實,台灣各公民營行庫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總金額高達外匯存底的三分之一。衍生性金融商品究竟在台灣的金融體系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ˉ新偕中建設負責人梁柏薰這陣子又成了新聞人物,有關他介入華僑銀行董事會後各種措施都成了新聞焦點,而在新聞炒得火熱之際,社會大眾不禁要納悶,梁柏薰為什麼能輕易取得華僑銀行股權?或者是為什麼當初鄭周敏要拋售手中的僑銀股票?
ˉ根據梁柏薰的說法,他是以每股三十八元的代價向鄭周敏購得僑銀股票,但是市場上也有傳言說實際成交價格是二十五元,不管這兩種說法哪一種才是真的,都比當時僑銀在市面上的流通價格要低很多。當時僑銀市價約為每股六、七十元,換言之鄭周敏賣出的價格只有市價的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而已。當時僑銀雖然已經爆發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消息,可是整個虧損只有十幾億而已,照理說不應讓僑銀的股價出現這麼大差距,為什麼鄭周敏的賣價要這麼低呢?
ˉ根據本刊獨家從中央銀行所獲得的消息,僑銀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所產生的虧損額,實際上高達三十多億台幣,而不是原先對外所宣稱的十六億元。三十多億台幣,相等於僑銀資本額的一半,或是三年的獲利總和,僑銀為了避免帳面上太過難看,利用衍生性金融商品分期實現的特性,將這些虧損逐年攤消掉,可是身為董事會成員的鄭周敏不可能不知道這個事情的嚴重性,因此才會低價賣掉持股。
ˉ另外,中央銀行的資料也揭露出了一項更為驚人的事實,那就是國內銀行界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的金額遠比外界所知道的更龐大,虧損狀況也更嚴重。
ˉ根據這項資料顯示,僅僅在八十四會計年度(八十三年七月一日至八十四年六月三十日)中,台灣各公民營行庫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的總金額就高達二百九十七億美元,相當於八千多億台幣,也等於台灣現有外匯存底的三分之一。
ˉ至於整個操作結果,截至八十四年六月三十日止,已實現盈虧是虧損一億三千萬美元,相當於三十五億台幣,這個數字要比釵h小型地方金融機構的資本額還大,例如高雄企銀及台東企銀的資本額都只有二十五億元,如果沾上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話,不到兩下子就虧光了。
ˉ這項資料,是由立法委員尤宏提出質詢後,由央行所提供,央行則從各公民營行庫所提供的資料中統計出來,因此權威性與正確性毋庸置疑,然而仍不是事實的真相。
 銀行隱藏事實真相
ˉ這三十五億的虧損中,當然涵誘F僑銀的虧損,但是根據一位了解國內銀行內情的人士指出,由於採取分期攤消的方式,因此在這一段時間內帳列的虧損金額只有二十億元左右,換言之其餘十五億的虧損是來自其他銀行,只是大家都密而不宣而已,目前已經曝光的只有台灣銀行,虧損金額約在十億左右。
ˉ這位人士更進一步指出,由於衍生性金融商品合約的特性,即使操作者明知道已經產生鉅額虧損,但是只要合約一日未到期,就可以不承認虧損,等到合約一件件到期之後,再分別提列虧損。如果合約集中在短期內到期,還可以用新合約取代舊合約,使得到期日往後展延,如此一來就可以將本來非常巨大的虧損,分期攤消。
ˉ由於台灣的銀行業仍然是寡佔產業,各家本業上的利潤仍然雄厚,因此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虧損,就可以在分期攤掉及本業厚利的掩誘U ,令社會大眾無法察覺。目前各銀行幾乎都用這種方法掩說A僑銀之所以誘ㄕ瞴A純粹是由於操作員急於翻本,大量加碼買進所造成。
ˉ這位人士的結論是,其實國內銀行界操作衍生性商品所產生的問題,要比目前社會大眾所了解的要嚴重得多,也比央行這份統計所揭露出來的要大得多。以衍生性商品「賭小賠大」的特性,加上各銀行對衍生性商品交易普遍不了解,往往被外銀設計而不自覺,未來國內銀行界再出現另一個僑銀甚至霸菱事件,是非常有可能的。
 交易金額急速上升
ˉ從央行的這份資料中,也可以印證出這樣的疑慮並非無的放矢。根據央行的這份資料顯示,國內銀行界最近一年來操作衍生性商品的金額,幾乎是以三級跳的方式在增加。以最熱門的「外幣選擇權交易」來說,八十三年七月的操作金額只有七億美元,八月份就增加為十二億美元,此後直線上升,到八十四年之後幾乎每月都在二十億美元以上,五月份時更高達三十二億美元的高峰,相當於八百多億台幣。
ˉ金融界人士指出,當時僑銀事件已經爆發,僑銀的衍生性商品交易已經喊停,但是整個交易量仍然創下高峰,據了解是台銀的操作人員了解到自己已經產生嚴重虧損,又目睹僑銀在事件爆發之後所面臨的人事處分及異動,因此乾脆大量加碼買進,意圖攤平虧損,造成整個市場交易量的大增。
ˉ這個目的算是勉強達到了,台銀最後(到目前為止已浮現)的虧損「只有」十億台幣,經過分期攤消之後,在台銀龐大的本業獲利下已經不算什麼,但是其中的過程實在讓人捏一把冷汗。當時如果市場上的波動再劇烈一點,有百年歷史的台灣銀行難免成為第二個霸菱銀行。台銀之所以免於這個災難,只能說是台銀家大業大,賭本大,最後才有攤回的機會,當然也是因為市場上幸運之神沒有進一步為難台銀,僑銀及霸菱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幸與不幸之間,只是一線之隔。
 世紀豪賭憑運氣
ˉ問題是幸運之神不會永遠這麼仁慈,尤其是國內銀行界在經過霸菱、僑銀、台銀等事件之後,似乎並未學到足夠的教訓,反而對衍生性商品更加熱中。根據央行的資料顯示,八十四會計年度的頭兩個月(八十四年七月及八月),國內銀行界操作衍生性商品的金額就高達五十五億美元,相當於一千五百億台幣,比起去年同期成長約一倍,這表示國內銀行操作衍生性商品的金額仍然持續快速成長。如果按照這種速度成長下去,銀行界在這個會計年度的衍生性商品交易總額,將輕易突破六百億美元,相當於一兆六千億台幣。
ˉ至於操作績效方面,這兩個月的已實現盈虧是虧損二千五百萬美元,相當於七億台幣,顯示出銀行的操作能力並沒有顯著的改進。ˉ ˉ
在這場以兆為單位的世紀大豪賭中,台灣銀行業究竟有多少本錢跟能力可以賭下去呢?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