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川大山,大格局

六年前的秋天,我暫居美國。有一天,應友人之邀上教堂作禮拜,開場活動是初來者的自我介紹,一位年僅二十歲的女孩在人群中站立起來:「我來自中國。」她年紀青澀,言語簡扼,但是氣度泱泱。就是那大國人民的泱泱氣質震撼我。

我不認識她,但是一直記得她,記得她說那句話的驕傲神情。我想,因為她從小見到的是大山大川,所以談吐也能如此。這是從島國居民的身上讀不到的氣質。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