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場中已經沒有歡樂

酒廊業猛打美女牌,挽不回銷金豪客

歡場事業一向對景氣的榮炯怓停虓P,從此行中人的情況,即不難理解不景氣有多嚴重。

ˉ「And now, the end is near,.....」電影「My way」的主題曲孤獨的自樂師的麥克風裡流出,樂師前的大玻璃杯中,只有幾張紅色的百元鈔躺著,舞池中沒有人隨歌起舞,舞池旁的桌子只有一、兩桌客人在喧鬧著,兩旁的包廂也只有一間有客人,現場服務的少爺、公主,倒比客人還多。

ˉ這是某日台北市吉林路上一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