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臣,不當哈巴狗

台灣新政府上台後,每一個人都開始面臨當家作主的新考驗,這是台灣社會向上提升的契機,也是台灣社會必經的混亂的陣痛。

唐飛院長在學習,因為他是第一個有機會挑戰總統,自己做決定的院長;不再是總統的行政工具。所有的部長也都在學習,因為他們因專業被尊敬被延攬,而不是執政者酬庸的工具;檢察官在學習獨立辦案,因為他們不必再看執政黨臉色,一向看風向辦案,因此許多陳年老案出現了峰迴路轉的結果,司法的陽光開始照亮了政治的黑暗角落。消防隊救難人員,國軍海鷗部隊第一線人員,也都在學習,因為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