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道德執照

當全台灣都在討論八掌溪和密使案件時,我和唐內閣相同,還處於震盪的餘波。思緒陷入某種情境,幻想太陽新帝國正自台灣升起,新舊政權交替之際,所有美好的事物都隨之誕生,從小夢寐以求的偵探小說家終於黏著於我的身分中,而我欲調查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自己。

個人的歷史,可以被改成許多版本。想想本世紀,資本家「確信」資本主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