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銀行人才輩出,自成一系

縱橫台灣金融界的花旗幫

花旗銀行過去半年來,高級幹部外流頻傳,其勢方興未艾,花旗主管階級為之震怒不已,但這也象徵消費金融的戰國時代已經到來。

ˉ台灣金融界近年來經過諸多變革,尤其是新銀行的興起使得老舊的金融體系在服務品質上和在營運上、觀念上必須急速汰舊換新。新銀行不只瞄準老銀行為競爭對手,外商銀行更是他們引進新金融商品和學習的目標。久而久之,新銀行不但從外商銀行吸取人才,也將之視為未來較勁的對象;年輕人更將外商銀行工作視為進入金融圈最佳途徑,這又以花旗銀行的聲譽最令年輕人嚮往。
ˉ花旗銀行在台拓展業務已逾三十年歷史。根據財政部公布的八十三年全年外商銀行在華分行財務結構報告,去年外商銀行在台分行的稅後盈餘以花旗的新台幣十四億五千五百萬元為獲利最佳銀行。
ˉ花旗挾著優秀的業績、人才和多樣化金融商品,一直在台灣金融界享有頂尖的聲譽。三十年來,花旗訓練出來的高級主管一直是企業挖角的對象;他們有的到金融機構任職,也有的到一般工商企業任職;他們把花旗的精神帶到工商業的各層面,自成一脈絡,他們自嘲是「校友會」,業界暱稱他們是「花旗幫」。
消費金融市場的興起
ˉ花旗大約是十年前開始經營金融消費市場,是所有銀行中最早的,因此在各銀行展開消費金融大戰時,花旗自然成為挖角的主戰場。
ˉ近一年來在信用卡發卡業務上異軍突起的英商渣打銀行信用卡中心副總裁明永福即為花旗出身,傳聞他走的時候帶走幾十位花旗中階幹部,其中之一是現任渣打個人行銷經理的莊蕙彬;明永福之後幾個月,美國商業銀行大約在半年前,向花旗挖來副總裁江丕文至美國商銀擔任甫成立的消費金融部總經理,江丕文在花旗的職位僅次於台灣地區負責人馬建明,是花旗在亞太地區職位非常高的副總裁;另一位黃秀華亦前往美國商銀消費金融部工作; 花旗的另一位副總裁周潤昌十月起被荷蘭銀行聘為消費金融主管。據一位知曉內幕的人指出,江、周跳槽之際帶走一批主管,花旗高層極為不悅,且尚有好幾位主管短期內會有異動跡象,因事涉機密,且層出不窮,現在這個問題在花旗內部非常敏感。
ˉ另一說法是江丕文跳槽美國商銀之後,花旗初步的評估是江丕文是做營運的,不是 marketing專家,而消費金融最需要的是 marketing人才,因此對花旗的威脅不大。江丕文走時只帶走一位祕書,但是後續走了一票主管,傳聞中有二、三十人;至於他們是否受江丕文影響,外人就很難評估了。不過,這些人有志一同投向美國商銀的確讓花旗高層震怒不已。
沒有人是不可或缺的
ˉ花旗因有三十年的歷史,是台灣第一家外商銀行,花旗推出的金融產品一再成為後起金融機構模仿的對象,因此其訓練的高級主管人才被其他企業網羅也就非常自然了,所以金融圈才會把花旗稱為人才庫。
ˉ據早期在花旗工作過的高級主管指出,花旗從業務到訓練人才都有一套系統作法。它的人事制度相當不錯,競爭性很強,給你足夠「衝」的環境,大家互別苗頭,能拚的人就能出頭。在高級主管訓練方面,每年都有新主管加入訓練營,難免令老將有芒刺在背之感。一位曾在花旗任職的人說,花旗的用人哲學是:沒有人是不可或缺的。
ˉ一位早期在花旗擔任過主管的人指出,花旗在美國的總公司開宗明義地說,花旗希望培養的人才能遍布在社會和企業的各角落,自成一脈絡,他們有共同的語言和想法,這對花旗長遠的業務開拓會有正面的影響力。這位早期的主管說,花旗每年會徵召一些有潛力的高級主管接受訓練, 所謂主管級是指未來五至十年可能升至副總裁者,也就是花旗所謂的將才。訓練每次為期四至八個禮拜,是兩階段訓練。受訓者要做金融個案、做報告、輪流在各部門實習,最後由各部門主管會合打成績。受訓的主管可能被派到其他國家分行受訓,如果出國的話,公寓、車子一應俱全,早些年如果被派到工資低的國家,公司還配過女佣;花旗對高級主管的培育有一貫政策,可說是煞費心思。不過訓練完了要經過一番考核,這位舊日的主管說,也有人被刷掉過。花旗好幾位舊日主管均認為花旗的訓練非常紮實,比國內釵h金融機構光說不練好多了。一位曾在早期的主管訓練班(當時稱為Executive Training Program)受過訓的人說,他參加的那一期有四人受訓,考核非常嚴格,最後結業考時,考題還是從美國花旗總行運來的,「可想像考試之不易」,當期四人中有兩人中途退出,等於被當掉一半。每年的主管訓練人數不一定,有時五、六人,多一點的時候二、三十人;聽說後來的訓練稍微容易些,被刷掉的人的比例也少一些。
官員和企業家子弟
ˉ這位昔日主管指出,花旗早期的主管中不乏有幾位「政治味道」很濃的主管,意思是好幾位現年約四十五歲以上的官員子弟,包括王玉雲的兒子王志雄、何顯重的女兒何美儀和陸潤康的兒子陸大文都在花旗做過高級主管。其後有一段時間,花旗把重心改成本省籍企業家的第二代,現在立益紡織董事長蘇阿琳的兒子蘇慶琅和台化總經理王永在的一位媳婦是其中二個例子。離開花旗的人自成一俱樂部,有時會聚嚏A有時打球。一位在花旗待過二十多年的主管說,人生中有緣在一起共事二十多年的朋友並不多,因此大家都很珍惜昔日的友誼。這個圈子前幾年還出過名冊,但是有些人反對出這樣的冊子,聽說這個冊子現在已不出了。算算冊子中的名字總有三百人以上,這些人散在台灣的金融圈和企業界,就是所謂的「花旗幫」。
ˉ一位在花旗工作過多年的人說,在花旗三十多年的歷史中,自然會有上述官員和企業家子弟出現,但一般而言他們在花旗的時間不長,而且整體比起來並不多,因此不該視為是特例現象。今天花旗系統出來的人零星散落在企業各層面,也並無一定的軌跡可循。
花旗人散落各層面
ˉ數一數今天的金融界中,花旗幫的影子幾乎無所不在。早年在花旗任主管的鄭鍾源於一九八七時從花旗退休,他帶了財團背景濃厚的兩員大將王志雄、吳思堯(尚輝租賃董事長吳憲藏的兒子)出來創元富證券,而後元富投信、中興銀行、中興人壽,就是今天的中興集團班底。鄭鍾源現任慶豐人壽董事長,張吉平在慶豐所屬的金豪證券任總經理,慶豐集團中有好幾位高級主管出自早年花旗。
ˉ銀行體系中花旗幫的人更明顯,華信銀行以總經理盧正昕為首的好幾位協理和襄理清一色來自花旗,因此有人說華信銀行的陳設很有花旗的味道。華信在業務上也以花旗為典範,被視為新銀行中最有潛力攻佔消費金融市場者。台新銀行的信託部有「小花旗」之稱。台新的消費金融部以第一信託為班底,以花旗為指標。在董事長吳東亮的全力支持下,目前台新在信用卡、車貸、房貸上已有不錯的成績。另外花旗早年主管丁宇康現在是大通銀行總經理,胡建柱是萬泰銀行副總經理。
重用新人對老人造成威脅
ˉ花旗訓練出來的人能獲企業青睞亦是其來有自,最近一系列被挖的人都是消費金融人才。從消費金融的角度看,花旗早在一九八五年,台灣多數的人還沒聽過消費金融這種字眼的時候,已看出這個市場的潛力。花旗公關副總裁王友華說,花旗最近的幾個消費金融商品如國際金融卡、相片金融卡、無人銀行和貴賓服務都是帶領風騷的產品,一推出之後就被其他銀行模仿,可見花旗在新產品上能洞燭先機,早早看到消費市場的轉變。花旗分行不是很多(馬上要開第八家),以有限的分行和人力,花旗必須在產品和服務上一再創新,譬如無人銀行和電話銀行突破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是台灣金融史上重要的革命。
ˉ人才和產品都一樣需要一再的創新。王友華說,中高主管每年的訓練 ( 早年稱為Executive Training Program,現已改稱為Management Associates),都會找優秀的MBA人才接受訓練,訓練完即為副理,成為花旗的中間幹部,這是業務擴充必然要儲備的人才,這種全力衝刺,大膽用新人的風氣和傳統金融業保守的作風相當不同。新人在花旗三、五個月內學的東西比在別的銀行三、五年學的還要多,這連帶地在資深主管中造成競爭的壓力,因此資深主管往別的企業任職就不足為奇了。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