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奪權時間表」

透視民進黨邁向執政的六場大決戰

八年來,民進黨不斷以新的選舉勝利來滋養已掌握的權利,並藉此保住自己既有的地位。未來的幾次大選,不但是民進黨的機會,亦將是台灣政治生態與政治變化的主要指標。

ˉ未來幾年的省市長、立委、縣市長和總統大選‧‧‧,不論哪一場戰役,每一場爭奪,都會是朝野主要政黨的殊死戰,每一場戰役較勁之後,都會是下一回大選的前哨戰。
ˉ朝野政黨爭奪的權力資源範圍,主要集中在與選舉相關的公職席位上;目前,台灣的中央民意代表有將近五百人,這裡頭包括攸關重大的一百六十四位立法委員;有將近一百七十名在各地方深具影響力的省市議員;有一名象徵統治全省的省長席位,有兩個含帶戰略要衝意義的院轄市市長席位;還有廿一個地方縣市長以及難以計數的縣議員及鄉鎮長職務;最後,還有一位代表全島最高統治權的總統職位。
ˉ這些林林總總的職位,無論是立法委員的消長或省、市長及總統或各地主要縣市長的更迭,都代表著某種權力的變化,也都會有著濃厚的政權輪替的意味。
ˉ在這一場場決定天下誰屬的世紀之戰裡,每一次選舉的成敗,都有可能實質地造成國民黨政權的結束;亦即,如果國民黨在未來的選舉中沒有辦法把握好選票的流向,那麼在選舉中競賽失利的國民黨,就有可能因此丟掉政權,導致台灣政治生態發生重大變化,進而影響台灣政治變遷的發展方向。
ˉ九四年省、市長及省、市議員改選,最受社會矚目的大概莫過於「首都變天」這樣驚人的事實了。民眾眼睜睜看到陳水扁力抗國民黨提名的黃大洲,為民進黨拿下台北市長席位;而民進黨與新黨在省、市議員的席次與獲票率上,也都大有斬獲。
ˉ民眾從國民黨在北市淪為「第三勢力」的危機中感受到這個政權明顯的不妙,不僅民眾感到迷惑,恐怕連李登輝自己也不願相信。李登輝實在不敢相信,他走在台北街頭,竟然會有七成的選民反對他以及他所代表的國民黨。
ˉ對於台灣老百姓而言,事實礎b眼前一切不由得你不信。九四年「 首都」的淪陷,帶給國民黨的衝擊與民眾的震撼,確實是不同凡響。
ˉ民眾逐漸發現:眼前的台灣已進入一個新的反抗歲月,人心已逐漸向在野勢力方向傾斜,國民黨的聲勢實力大不如前,呈現日薄崦嵫之態,這似乎將是一個政權即將衰亡的外部體現和明顯徵候。
ˉ 六場選戰誰家天下
國民黨的危機還不僅止於此。在今後也酗ㄛO太長的一段時日裡,執政權的攻守已穢N成為國民黨與在野黨(特別是民進黨)現階段面臨的最為迫切和現實問題。從整體戰略態勢的發展看,今後台灣政黨政治發展的結果,也已穢N形成兩黨輪替執政,或由幾個政黨先組織聯合內閣的型態;兩黨不是別人,就是國民黨與民進黨。國民黨與民進黨勢必還要經過幾場殊死戰才能分出勝負。
ˉ而前面分析過的這些選舉結果還都不是最重要的,決定性的戰役還在後面。
ˉ我們試看看,在今後這幾年內台灣的政治議程,已排定釵h頗具代表性的選舉重頭戲。這些選舉包括:
ˉ九五年底的立法委員選舉。
ˉ九六年三月的總統及國民大會代表選舉。
ˉ九七年的省轄市長選舉。
ˉ九八年省長及院轄市長改選,加上省、市議員選舉。
ˉ九九年,如果九六年進行修憲,立法委員任期改為四年,則將會舉行第四屆立法委員選舉。
ˉ二○○○年下次總統大選。
ˉ這六場大選,我們名之為朝野之間的「六場大決戰」。
ˉ在未來,台灣島內的三個主要政黨將積極進行部署,為這一場場全面性的,也閉O和平的,但絕對是異常激烈而且殘酷無情的競爭展開各種準備,朝野各黨現在都已充分認識到:這種競爭,將在某種意義上決定著他們政黨的命運。
ˉ國民黨非常清楚:情勢現在對自己已變得相當危急。未來這幾場大決戰,一場比一場重要,一次比一次更具致命性;如果不能在這幾年中將局面穩住,挽住日漸下降的選票支持率,國民黨勢必陷入日暮途窮境地,成為民進黨的敗兵降將,政權從此將掉入民進黨的手中。
ˉ對於民進黨而言,局勢也相當清楚;相對於過去幾年所積累的選戰成果,儘管看起來碩果纍纍,但都只算有限度的衝突或局部性的戰爭;未來這幾場選戰,必將是決定民進黨是否能快速擴張資源力量,進一步彰顯民心實力,躋身到一流大黨地位的關鍵時期;做為一個有效威攝執政黨的「政治實體」,民進黨必定會充分利用這幾場歷史性的選舉契機,全面對國民黨發起一波波的權力總攻勢,以便俟機拿下台灣政治的主導權,贏得執政。
 九五年 第一場決戰
眼前的九五年立委選舉,民進黨已訂下向六十五席立委進攻的目標。在野兩個主要政黨(民進黨、新黨)幾乎不約而同地喊出「三黨不過半」的政治口號,兩黨也開始重新評估「聯合內閣」 可行性的問題。
ˉ九五年的選舉態勢由現在來看,也野褻i黨單獨要一舉拿下二分之一立委席次還會有著實際的困難。但在目前在野黨包抄之下,國民黨確實已呈現某種潰退的形勢,釵h分析對國民黨漸趨不利;在這裡,觀察的重點應該放在國民黨是否能保住八十一席,也就是二分之一席位上面。
ˉ假使民進黨在這場決戰中能獲得六十席左右的立委席次,那麼它即可算穩定成長,民進黨將繼續擴大和增強它的影響範圍和活動能量;但換一個角度講,如果民進黨只贏得不到六十席,國民黨也出現不過半的局面,那麼,新黨與無黨籍便成了關鍵的少數;在此情勢下,民進黨便得準備與其他政黨組成內閣,一旦民進黨能夠參與組閣,譬如說與新黨合組聯合內閣,則執政的指標便相當明顯了,局面日漸吃緊的國民黨,政權將先行亮出紅燈,它必須面對在野兩個政黨要求交出政權的更大壓力。
ˉ國民黨若在立法院喪失多數,即意味著它所掌有的舊時代局面即將告終。即使它拿下來年(一九九六年)的總統大選,李登輝也可能變成一位「跛腳總統」;因為,民進黨屆時如果決定與新黨聯合執政,以在野黨聯合共同推翻國民黨為目標,那國民黨就非宣布垮台不可;除非那時面臨危機的國民黨,適時和在野其中任何一個政黨結合,才能保住它暫時不墜的局勢。
ˉ 國民黨腹背受敵情勢告急
ˉ國民黨如果在九五年底就面臨了「三黨不過半」的局面,那只說明其形勢已「嚴竣」到不堪分析的地步,它的發展勢頭也確實進入了極端衰危的狀態。
ˉ國民黨政權也釣禱D一下就會垮掉,在目前朝野兩大黨都沒有絕對性優勢的情況下,它應不至於以崩盤的方式收攤,朝野間可能還會形成一陣子拉鋸狀態。隨著形勢的演變發展,國民黨與民進黨都有可能變成不等邊三角形中勉強較大的一邊,而促使新黨變成所謂「舉足輕重的第三方」的地位。
ˉ但這時,國民黨就更必須隨時向其他兩個政黨妥協了。因為任何兩邊之合必然大於第三邊,氣勢大衰的國民黨不得不時時小心,防範民進黨與新黨的聯合壟斷。
ˉ當然,「聯合內閣」最主要的合作對象很可能由國民黨與民進黨共同形成。在現階段民進黨要單獨執政不會那麼容易,民進黨眼前幾乎無法排除要與其他黨派共同分享政權,外界也普遍認為民進黨與國民黨合作的機率遠大於它與新黨的合作。一旦朝野此種兩大黨共組「聯合內閣」的局面發生,則民進黨也可算正式「執」部分的「政」了,它反映著未來全面走上執政的機會愈來愈大。相對地,由於民進黨逐漸脫離在野黨的角色身分,新黨今後在台灣將可能會變成台灣主要在野黨的角色,逐漸取代民進黨的地位。
ˉ「聯合內閣」究竟會以什麼形式出現,現在來推測畢竟言之尚早,未來各種變化組合也都隨時可能發生。事實上,這一切都要根據現有的在野黨以實力造成國民黨不過半的局面出現之後才能論定。
ˉ就國民黨的角度來說,九五年大選它最好的情況還是在立法院保住「過半」的局面,依照目前情勢這種可能性或麥棬鉭饡o住。否則,在立法院失去優勢的國民黨,將嚴重衝擊到政權的基石,造成權力板塊的位移,最終甚至影響及來年的總統大選。
 九六年 第二場決戰
ˉˉ九六年的總統大選與國代改選,將是一場頗具轉折意義的戰役。
ˉ在這次選戰中,國民黨的贏面也酗握j得多,但它付出的代價相信也會大得多;換句話說,國民黨的候選人李登輝也酗揖i為他自己取得連任的機會,但他要贏得壓倒性的勝利勢必很艱難。國民黨在獲票率上相信也會贏得相當辛苦和慘烈;而在與總統同時舉行的國代選舉部分,一般預料,民進黨與新黨的席次均可望獲得比較明顯的增長,國民黨則會受到一定程度的耗弱與折損。
ˉ分析九六年的總統大選,必須與九五年底的立委選舉結果相提並論,兩者關係也必定是相互牽連且互為影響的。也就是說,九五年底的選舉結果以及所造成的政治情勢,必定會深刻地影響到幾個月之後的九六年總統大選情勢。一些觀察家甚至認為,九五年的立委選舉與九六年的總統大選,將影響往後幾年的台灣政治發展,對朝野政局的演變,關係至深且鉅。
ˉ依照現時(一九九五年八月)的情勢演變來做推論,如果未來總統選舉發生民進黨與國民黨的候選人一對一較勁的局面,民進黨恐怕還很難找到一位實力及魅力足以與李登輝相抗衡的角色;但國民黨內部目前仍因流派爭持不下,已出現兩組以上總統角逐人馬的情況。除了李登輝為首的這一組人馬外,林洋港的支持者與「國王的人馬」正不斷展開各種較勁熱身的動作,加上監察院長陳履安的突然宣布參選,此種發展態勢若是持續不變,單就國民黨內部本身,顯然即已出現嚴重分歧,此舉也必定會形成對國民黨既有選票根基的嚴重衝突。
 挑戰李登輝,各路人馬較勁
ˉ民進黨方面難以和國民黨抗爭總統職位,除了由於客觀基本實力的問題外,主要也與李登輝強者形象條件有關。在目前,國民黨最後的一位強人李登輝仍保持無與倫比的民意支持度,他的聲望在美國康乃爾之行後更是空前高漲,此種居高的行情除非在往後幾個月之間有所改變(譬如說,遭到來自北京更直接的威脅和壓力,導致李的行情衰退),否則任何人想透過選舉競爭扳倒李登輝都會很困難。
ˉ民進黨這些年來在各項地方性公職的角逐上頗有斬獲(如立委、國代、省轄縣市長等),但對於如何塑造一位更具全國普遍性聲望及實力條件的魅力型人物,則苦無對策。比較明顯可以看出潛在行情實力的,祇有少數如第三梯隊的陳水扁等人。至於第一梯隊的黨外前輩級人物如彭明敏、黃信介等人,第二梯隊的釵h「美麗島」政團代表性人物,或因個人歷史發展機遇日漸消逝,或因久戰地方性選舉魅力趨於疲軟,或因其他種種個人條件與因素,都比較難以自我養成變為全國性的領導人,這恐怕也是無法否認的客觀情況。不過,民進黨在九六年的總統大選也非全然毫無勝算的契機。這種契機就在於整場總統大選的選情,到現在為止仍呈現詭譎而混亂的局面。
ˉ在目前,國民黨如前所言內部正暗潮洶湧,黤n輝的主流力量如何勸退或化解陳履安、林洋港的堅持參選已成為一大難題,而國民黨非主流勢力以及「黨外」的新黨顯然不會再支持李登輝所主導的國民黨(當然也不太可能支持民進黨候選人);不論新黨自己政黨推出人馬,亦或公開支持國民黨的「反李」候選人,民進黨這邊只要內部團結,推出一組組合不弱的總統、副總統人選,相信或者還有與李登輝力搏的機會,其勝算說不定也可能露出曙光,這還有待未來巧妙的形勢策略運用才可竟央C
ˉ國民黨的外在處境艱難,黨內問題多多,但在李登輝親自披掛操戈上陣之下,大體而言或者還可以穩住局面,把守住首度「總統」直選這一戰略要地。
ˉ但在同時舉行的國代選舉方面,不管李登輝是否得以獲得繼續連任,國民黨的實力消退乃是必然的發展趨勢。在總統大選個人競賽中可能失利的民進黨與新黨,都可望由國代選舉中獲得彌補,民進黨與新黨的國代席次與獲票率預料都可望獲得一定程度的增長。
ˉ這次大選,或者可能還並未嚴重地改變到整個台灣地區資源重分配的戰略均勢,但經過這場大規模的近身肉搏戰之後,台灣的局勢將使民進黨的聲勢力量更上一層樓,國民黨師老無央B困守關山的窘態還會更加徹底地暴露出來,成為無可奈何的結局。
 九七年 第三場決戰
ˉ九七年,朝野將舉行又一次全省性的縣市長大選。是年民進黨在選舉資源及整體政治影響力方面,都可能進一步擴大。民進黨將把縣市長選舉視為累積資本,邁向執政之路的關鍵步驟;而按照過去「地方包圍中央」的計劃,民進黨應有足夠的跡象和理由可在這年取得更可觀的成績,拿到更多縣市長席次;從而展開與國民黨的全面抗爭。
ˉ如果我們回顧九三年的縣市長選舉,就不會健忘在繃緊的選局中民進黨雖然僅獲得六個席次,但全省有釵h縣市民進黨均以極些微的差距落敗,由四成一的獲票率看,民進黨的弗悗咻巡L疑是相當可惜的事,其不應祇佔六席的實力明顯可見(國民黨的得票率只有四成七,拿了十六個縣市長席次),由此,實可看出該黨勢必擴張的潛力。
 地方政權保衛戰
ˉ到了九七年,情勢發展已有釵h新的變數,最主要的特徵是民心趨向在野兩個反對黨;照此邏輯推演下去,民進黨所努力表現的社會向心度與凝固力,將有可能獲得更穩定的支持,民進黨在台灣社會中間階層的影響力還會增加,傳統的選票結構,有可能出現更不利於國民黨情勢發展的變化,久鬱湧現的民心,將大量選票拋給準備執政的反對黨,讓它獲得更多地方執政的歷練機會,絕對是相當自然而合理的發展。
ˉ是年,國民黨如果在得票率還繼續往下掉的話,情況對執政黨就相當不妙了。它可能意味著傳統的中間票源和中上社會階層,必定已和愛投「賭爛票」的下層社會人士一樣,蓄積了更多不滿國民黨的情緒,準備坐視國民黨的敗亡,局勢若發展至此,國民黨等於已陷入窮途末路,無力回天之境了。
ˉ預測或分析選情發展,如同以往一樣,交戰各方一定各有其長處與弱點,也很難不受一些因素鉅變的影響。在目前,客觀形勢發展顯示,台灣地方自治已勢在必行,反對黨透過爭取地方縣市長,進而逐步問鼎省長、北、高兩市首長和爭取總統職位的局面也日益趨於決定性;如果民進黨在地方選舉上取得顯著的勝利,對省政和縣市政的操控能力必將增強,而省市議會議員增加,對省市政監督力量自然擴大,必然會與中央抗衡,使國民黨現有的中央政權漸被架空,兩黨抗爭的戰場也將轉化為中央與地方的相互配合發展;因之,此次縣市長選舉對民進黨的意義極為重要;如有較好的斬獲,民進黨將為執政道路舖上序曲,甚至自此揭開歷史全新的一頁。
 九八年 第四場決戰
ˉ九八年,台灣將再度舉行一場省市長改選及省市議員,特別是在省長及兩個院轄市長選舉部分,這將會是所有戰役中,對朝野雙方考驗最為嚴厲的一次。
ˉ民進黨深深知道,這三個職位是它取得執政的重要戰略步驟;只有攻下省長、院轄市長或總統,才能使民進黨真正成為掌握執政力量的決定性標誌。
ˉ國民黨也深刻理解,實力不斷削弱的執政黨,若還不能守住省長和北、高兩市市長這最後三兩個重要城池,則大局自此將全面逆轉,陷入永劫不復之境。
 省市首長考驗朝野實力
ˉ這場競爭也有資格號稱為實力相當的朝野雙方一次真正的「總體戰 」。有著強烈執政欲望的民進黨及其廣大支持認同的民眾,是絕不會放棄這樣一個重大的選舉契機;而國民黨在這次競賽裡,相信也不會再像九四年那次大選那麼好過了。
ˉ因為,到了九八年,除了客觀環境更有利於民進黨的實力擴張之外,屆時假設可能尋求連任的省長候選人宋楚瑜及高雄市長吳敦義,必定會遭遇到來自民進黨更有力的挑戰對手,而民進黨籍的台北市長陳水扁如果繼續尋求連任,其獲得連任的機會極大。
ˉ事實上,情勢也已經不能排除,國民黨於九八年之後,在一對一的選舉中敗給民進黨的可能性將會大增。那時,國民黨的聲勢很難想像會比現在好,祇要民進黨掌握攻擊優勢,攻克兩席以上的省、市首長職位,確實存在著樂觀的因素。那麼,隨著國民黨重要城池的相繼淪亡,形勢必定丕變,國民黨丟掉政權和民進黨起來主導政局的時日也就不遠了。
 九九年 第五場決戰
ˉ真正具有重大意義的變化A且必定成為民進黨全力爭奪的另一個目標,將是一九九九年。
ˉ在這年裡頭,經過改制後的第四屆立法委員選舉可能於此時舉行。是時已歷經九二年、九五年兩次立委選舉的民進黨,選票和席次相信還會有可怕地增長,國民黨不僅已無法佔壓倒性的優勢,反而在民進黨的傾力開闢新資源及新黨的趁機漁利下,再度損失慘重,儘管國民黨領導人努力想「把票找回來」,但由於選舉趨勢已經一面倒地呈現出有規律的週期波動狀態,大局對國民黨已不可為,國民黨參加這次戰鬥的意義,已不足以扭轉朝野的基本均勢。
ˉ在九九年這場選舉中,民進黨憑個別的發展實力應可將立委席次保持在七十席以上,(甚至接近「過半」的八十席也算合理的估計);只要民進黨能在立法院得到多數席次,則毋需把國民黨建立的政治體制推翻便有機會當政;設若這樣,民進黨實則已為自己立下磐石一般的地位,朝野間各黨的既有力量對比當然也會出現相應的變化。
二000年 第六場決戰
ˉ到了公元二○○○年,決定國民黨政權命運的戰役終於來臨了。民進黨針對第二次的民進黨總統競賽將發動浴血式的進攻,並取得絕對的勝利。
ˉ在這次選舉中由於民進黨各種主客觀條件皆已臻成熟,在國民黨總統後繼無人的情況下,幾乎已經先行看到了勝利。民進黨所推出的總統候選人一旦登上舞台,意味著台灣將開始發生歷史性的轉變。
ˉ而戰爭落幕之日,正是國民黨垮台之時。
 國民黨政權正式走到終點
ˉ認為二○○○年的總統大選是一場有關天下大局的重要戰役,並可能之為國民黨與民進黨真正的決勝點,是有相當的邏輯推理可以依循的;假使李登輝在九六年的總統選舉中獲得連任,但是到了二○○○年總統大選,國民黨要推舉他的繼任者,則一定不會那麼順利,情勢也不再如先前那麼樂觀。
ˉ那時,假使台灣與大陸關係繼續保持穩定,國際氣候大致延續現今狀態,而民進黨內部也未發生重大事故(如分裂或重組);同時九六年之後的每場選舉,特別是九八年、九九年的兩次省市長與立委改選,民進黨的選票席次都有所增長,則民進黨必會加強它在各方面的領先地位,從而比以往更迅速地改變著兩黨力量的對比。那麼兩千年的總統選舉肯定朝野將更具競爭性,民進黨提名人要獲得勝選的機會也必定顯著增大。
ˉ國民黨經過幾次大選的剝蝕,久經動盪之後,內部可能還會再出現裂變的情況。國民黨因實際作為逐漸出現侷限,資源分配日益出現窘態,此種末日景況也必定會影響其未來的發展,其組織有可能再行分化,並開始慢慢散掉。但他也可能重整成為一個強而有力的在野黨,繼續為下次的執政做準備,這些變化發展到底會以什麼方式出現,目前不得而知,但都會成為人們研究注意的焦點。
 民進黨執政只是時間問題
ˉ綜合來看,國民黨政權存亡攸關的契機,應該是九九年立委選舉和二○○○年總統大選這兩次戰役,最大的危機則是九七年地方縣市長選舉與九八年省、市長選舉這兩次戰役;而自一九九五年開始,整個形勢將顯示,好運已向民進黨展開了笑容。在此之前民進黨仍屬在野反對黨的地位,但經過九五、九六年兩次大選的熱身歷練 之後,中央政府的運作主軸將緊密地與民進黨的進一步擴張發展聯繫在一起,往後的民進黨將在一次次的大選中不斷挺進,隨著國民黨政權的大江東去,終至透過選舉奪得政權,這已是大勢所趨了。
ˉ做為一個反對黨,選民的支持和得票率,是民進黨生存與發展的基本動力。為著實現在本世紀末結束前取代國民黨執政的目標,竭力利用未來的幾次大選,累積更多選舉資本,滿足其擴張安全利益範圍的要求,進而打敗競爭對手,無疑是民進黨當前最重要的歷史使命。
ˉ未來這幾年的幾次大選,也將是民進黨日漸強盛,邁向執政道路上,必須要通過的嚴厲關卡,朝野兩黨為此必將展開更加激烈鬥爭。由這些可以預見的戰役分析,國民黨的前景委實難測;相對而言,民進黨的未來似乎已可預期。
ˉ對於已經將未來幾年明白列入「 奪權時間表」的民進黨來說,掌握全面的優勢是完全必要的,歷史看來已經屬於民進黨這邊了。「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正是此中最好的寫照。
(作者著有「民進黨執政」,商周文化出版,聯絡電話○二─七七三六六一一)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