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接班人是王永在,不是王文洋

王永慶患癌症,接班卡位戰爆發?

呂安妮事件搞得台塑上上下下一團亂,連帶牽扯出接班的問題,而最令王永慶擔憂的不只是王文洋的接班問題,
而是他過世後,第二代能否繼續維持王永慶這一支脈的江山。

呂安妮事件已經將台塑上上下下搞得一團糟,最近台塑接班問題更搬上檯面,所有人的焦點不是礎b事件當事人呂安妮與王文洋的身上,就是礎b三娘李寶珠身上,鮮少人會提到台塑的二當家王永在。其實他才是台塑第一順位的接班人,他更可能帶來另一波權力結構的重新洗牌。
台塑是國內製造業的龍頭老大,台塑三寶─台塑、南亞、台化也是投資人眼中的績優股。這一次的桃色事件不僅讓南亞協理王文洋聲名受創,連帶使得台塑三寶的股價大跌,這一跌也跌出了問題,迫使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不得不做出嚴厲的決定,包括現在還混沌未明的「退職」、「休職」議案。這一來,王文洋的接班問題再度成為坊間注目的焦點。
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今年已經七十九歲了,雖然每一年的運動大會上,仍然勉力跑完五千公尺的慢跑,不過歲月已經明顯的反映在他削弱的身軀以及老皺的面龐上。這幾年,商界經常傳出他住院開刀的新聞,更讓外界對這位台灣經營之神的健康問題,抱以高度的關切。
ˉ這一個星期以來,有關「王永慶健康亮起紅燈」的傳言更是甚囂塵上。多方的消息來源指出,王永慶確實罹患上癌症;不過,王家一直未加證實。殊不論這是否又是有心人士藉以炒作的話題,卻再一次凸顯台塑接班問題的迫切性。
ˉ王永慶以七十九歲的高齡之姿還管台塑一事,確實也是台塑的一大隱憂。除了台化目前已幾乎交由王永在的大兒子王文淵(台化副總經理)負責外,台塑集團重心所在的南亞與台塑,仍然是王永慶一個人大權在握,他同時是兩家公司的董事長,也是南亞的總經理。一位台塑的主管指出,至今仍未明確的接班藍圖,是台塑目前最大的問題。
 王永在是當然的接班人
 這幾年來,王永慶與王永在似乎也對接班的問題做了一些安排,可是仍不明確。尤其讓王永慶感到遺憾的是,只恨兒子太少,可以派上用場的又只有一個大兒子王文洋(兩個兒子,小兒子王文祥目前在美國台塑)。加上王文洋回國的時間太晚(他的堂哥王文淵已經比他早在台塑上班了),相形縮短了接班的培育時間,這也是王永慶最頭痛的問題。一位台塑的老臣說:「王永慶憂慮他是否還有另一個十年可以看到王文洋成長、順利接班。」
ˉ健康的問題加上時間的緊迫逼人,在在使王永慶的皺紋加深、頭髮斑白。未料,近月來又發生王文洋與呂安妮的緋聞案,更令他暴跳如雷。台塑一位老臣說:「沒有人可以體會王永慶百味雜陳的心情。他在乎的不只是王文洋能否順利接班,而是將來第二代的版圖是否會隨著他的逝去而大幅變動。」
 一般人總是將台塑的焦點放在王永慶與王永在的第二代身上,其實問題的關鍵應該在王永慶與王永在身上。只有第一代鞏固好地盤,第二代才能順利接手。更何況至目前為止,除了王永在之外,台塑已經找不出任何一個有份量、可以壓得住陣腳的人了,王永在第一順位的接班架式隱然成形。
台塑由王永在接手是順理成章的事,論輩份與份量,都是非他莫屬,論股權,他更是僅次於王永慶的第二大股東,而且股權比例還不相上下,例如台塑的持股比例,王永慶與王永在分別是四.三三%、四.○八%,南亞的持股分別是六.六八%、六.二九%,台化的持股分別為八.六三%、七.八四%。
ˉ檯面上,王永慶持股多過於王永在,可是傳承到下一代就很難說了,尤其王永慶還有二房(王文洋)與三房(李寶珠)的問題,屆時雙方如果無法同心,王永慶的勢力自然會被削弱。所以王永慶該擔憂的是王永在過渡接班後,他的下一代仍否繼承現有的權位?
 在外界的觀察裡,王永在一直是以王永慶為馬首是瞻的副手角色,釵h人也將王永在定位為「被哥哥提拔的弟弟」。
 民國四十七年六月間,王永在結束在羅東的木材生意,接受長兄的徵召,到台塑與南亞在高雄的廠區擔任廠務經理。這一待就是三十八年的時間,他也從經理一路攀升為今天的總座(雖然台塑總經理已經交由王金樹擔任,不過王永在仍是主角,台塑員工稱呼他為總座,他現在的頭銜是台化總經理以及總管理處總經理),是除了王永慶之外,台塑的二當家。
小王永慶五歲的王二當家,相當認份地扮演他在企業中的副手角色,早期外界只會聽到王永慶的新聞,很少會聽到王永在的聲音。可是這種情勢在民國七十九年時起了很大的變化,那就是台塑大陸海滄計畫的曝光。
 當台塑的海滄計畫被揭露後,王永慶走避美國,而王永慶的最高指揮權,只好暫時交給坐鎮在台灣的王永在。
 王永在嶄露頭角
ˉ沒想到王永在的牛刀小試,處理六輕事件的圓融手法,留給外界十分深刻的印象,不少政府官員與媒體均給予不錯的評價,從此二當家漸露頭角。
王永在不再忌諱鋒芒太露,當媒體記者詢問他有關六輕記者會是否仍由即將回國向母親祝壽的王永慶主持時,他信心十足地說 :「記者會仍然由我主持,六輕 ,我一個人忙就夠了。」
ˉ有一次,一位記者稱他為「經營之神之弟」,他臉色為之一沉地說:「其實我與董事長各有所長,董事長在管理制度上有建樹,但在廠務及成本控制上,我因為長年在第一線,比他還深入些。」
兩個兄弟不僅各有專精,連個性與生活習慣也是迥然不同。王永慶待己甚嚴,最有名的例子是,毛巾用到破了才換,香皂用到很小塊時,再將小香皂黏在新的香皂一起用。而他喝豆漿加蛋時,一定要先喝了幾口豆漿後才加蛋,他對員工說:「先加蛋,豆漿就變少了。」
在王永慶的生活當中,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唯一的運動是慢跑。
王永在就不同了,他比哥哥想得開,像台塑運動會時,王永慶堅持跑完五千公尺,他則意思意思跑完一千公尺後就回司令台抽菸了。多年前,他也養成每天清晨到林口長庚球場打高爾夫球的習慣。可是王永慶卻忙的連球桿都沒時間拿。
 王永慶除了一部用來迎接貴賓的舊型凱迪拉克房車外,平常都十分隨便,只要有車就可以了。可是王永在傾向於要坐好車,現在他坐的就是新型賓士六○○的車。
一位台塑的職員說:「感覺上,王永在比哥哥懂得生活,他也比較好命。」
就個性而言,王永慶的嚴厲是有目共睹的,他不僅對員工、子女如此(連台化的大阿哥王文淵都相當懼怕他),碰到政府官員更是照罵。幾個月前,由工總所召開的經營大會,就可以見識到他「求好心切」,罵財經部門的奶O。
 內外搭配最佳組合
ˉ王永慶固執、王永在圓融,雖然兩個人的脾氣都不太好,但是程度有別。一位追隨王永在多年的主管指出,雖然王永在因公事罵人時也是很兇,可是隨後也會帶點鼓勵的安慰員工繼續努力。他比較面面俱到、尊重別人的感覺。
就算在面對政府官員、媒體冷嘲熱諷台塑的海滄計畫時,王永在卻能逆來順受,很少會表現出不滿或反彈的情緒。
曾經與王永慶、王永在交往過的財經官員都認為,兩個兄弟各有所長,一個主外、一個主內,無疑是最佳的搭配。
如果兄弟倆能各本其分,相忍為重,也就好了,偏偏這幾年情勢有一些轉折,想到第二代的繼承問題,就算親兄弟也要明算帳。一位熟悉內情的人指出,這幾年來,王永慶在國外的時間多,王永在乘機崛起,接收了不少人馬。現在靈魂人物雖然仍是王永慶,可是不少老臣已經心向王永在,這當然與脾氣個性有很大的關連。講白一點就是 :「王永在比較贏得人心。」
 台塑權力結構重新洗牌
ˉ不僅企業內部如此,連政府官員也較喜歡與王永在接觸,因王永慶有時不免過於固執,公務員也是人,被罵後,雖然仍然要配合台塑,骨子裡卻不見得認同王永慶 。相形之下王永在的隨和與親切更能贏得官員的好感。
 當然勤打高爾夫球的王永在,除了藉此為台塑建立黨政關係外,也間接為自己做了好關係。一位常與他打高爾夫球的企業家指出,王永在在高爾夫球界的人緣,奇佳無比。
在王永在「鴨子划水」式的經營人脈之下,一位台塑的老臣指出,其實大勢已經有一點雛形了,王永在除了穩掌台化之外,台塑最大的六輕案幾乎都在他的勢力範圍之內。據悉,六輕案當中,最大的部分(塑化公司,包括煉油廠、輕油煉解廠等)目前由王永在的二兒子王文潮在負責,連負責興建六輕所需機器設備的台塑重工都是王永在的女婿吳國雄在負責。而其他女婿也在台塑、南亞各卡有一席位置。
有部分抱著悲觀想法的台塑主管指出,不用等到第三代,可能連王文洋江山都不保,一旦股權被其他房稀釋掉,他雖然貴為王永慶的「龍的傳人」,也發揮不了太大作用。他唯一可以順利繼承的,應該是他近幾年所轉投資的公司,例如南亞科技,其他就很難說了。
將來台塑的大勢所趨,毫無疑問的是由王永在接班,至於李寶珠則是另一個變數,不過以台塑經營文化來看,就算她有再多的人脈,也不可能以側室之身,擠掉王永在這個貝勒爺。
ˉ王永在接班之後,恐怕也是台塑權力結構重新洗牌的時期,屆時江山版圖將會如何劃分,不僅是所有王家家族關切的重點,也是外界關心的焦點。
耐人尋味的是,最近又爆發出王永慶與李寶珠透過海外控股公司轉買台塑在今年所發行二.五億美元的海外可轉換公司債,這是否意味著王永慶基於擔心的理由,暗地裡運作以保住這一支既有的江山,就不得而知了。
看來,獨領台灣石化風騷近四十年的台塑集團,要留給後人一個什麼樣的典範,端看王永慶與王永在兄弟的智慧了。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