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洋、呂安妮「苦命鴛鴦」大戲完整版

呂安妮:王永慶給王文洋三條路走

王永慶指點了三條路給王文洋自己選擇:第一是王文洋帶職帶薪,帶著呂安妮出國;二是請王文洋的太太陳靜文出國,將呂安妮娶回家;三是陳靜文仍維持現狀,王文洋與呂安妮另築愛巢,王文洋每週回去探望子女一次,這是王永慶當年的做法。

「王董事長(編按:指王永慶)曾經給王文洋三條路走,但是他自己到目前都還沒有決定,怎麼突然之間會冒出一個停職半年的決議和另行創業的行動呢?」呂安妮說。
ˉ十月二十六日,「經濟日報」出現這樣的一則消息,「台塑家族會議決議南亞協理王文洋停職半年,可能讓他出掌南亞科技公司。」
ˉ這一天,王文洋人在日本。台塑三寶─台塑、南亞、台化股價同時大跌。次日,媒體又傳王文洋將脫離台塑另立門戶的說法。當然,也開始有人批評台塑集團的危機處理能力,報紙的讀者投書甚至譴責呂安妮是台塑三寶股價下跌的主因。
ˉ原本,「呂安妮事件」已趨平淡;但是,這幾則消息,加上台塑三寶股價下跌,使整個事件的新聞又再度熱了起來,頗有「樹欲靜而風不止」的味道。
ˉ事件當事人之一的王文洋,一如過去一樣的迴避媒體。二十七日他從日本返國,三十日一早又飛往北京,絲毫沒有停職的跡象。而另一位當事人呂安妮,也一如過去一樣的單獨面對媒體,只是在這樣的議題上,她已經顯得捉襟見肘。
王文洋的支配慾極強
ˉ「我只能說他是人才」,呂安妮有點無奈的說,「我能跟台塑股價的漲跌扯上什麼關係?」
ˉ呂安妮指出,在這次事件沒有曝光之前,台塑董事長王永慶就知道王文洋與她之間的事。曾經,王永慶指點了三條路給王文洋自己選擇:第一是王文洋帶職帶薪,帶著呂安妮出國;二是請王文洋的太太陳靜文出國,將呂安妮娶回家;三是陳靜文仍維持現狀,王文洋與呂安妮另築愛巢,王文洋每週回去探望子女一次,這是王永慶當年的做法。但是,「這三條路沒有一條他願意走,甚至一直到事件曝光之後,王文洋自己都沒有決定怎麼走。」呂安妮說,「我真的不知道停職、另立門戶的說法是哪裡來的!」
ˉ顯然,「謠言」與「新聞」又再一次考驗這一對「苦命鴛鴦」。對王文洋與呂安妮來說,未來將如何發展,仍難預測;但過去,尤其是過去四個多月的時間裡,王文洋與呂安妮如何一路走來,按照呂安妮的說法,「這真是一段坎坷路!」
ˉ這一段坎坷路上,據深刻了解王、呂交往的友人透露,王文洋是個醋勁極大、支配慾極強的人。據呂安妮的說法,自從去年發生另一位台大商學院陳姓教授對她「性騷擾」的事件之後,王文洋對她的行蹤就要求百分之百的掌控,甚至,有男性與呂安妮稍微接近,王文洋也不能接受。
ˉ呂安妮在台大的一位同學就透露,有一陣子,有位男同學因為借筆記的關係,與呂安妮頗為熱絡。有一天晚上,這位已有家室的男同學竟然接到王文洋的電話,要求他與呂安妮保持距離。
ˉ台大教授邱毅的太太也領教過王文洋的醋勁。邱毅的太太是呂安妮的學姐,從九月底以後,邱毅伉儷成了呂安妮的避風港。十月三日晚上,呂安妮接到王文洋從日本打來的電話。電話中,王文洋問呂跟誰在一起,呂答說:「跟學姐」,王不信,呂問說:「那你要不要跟學姐講話?」邱毅在事後說,一般人應該是到此就打住的,「沒想到他真的跟我太太講電話,求證呂安妮說的是不是真的!」
呂安妮事件的四個時期
ˉ事實上,王文洋這種強烈的支配性格,可能是整齣「呂安妮事件」中最隱而未說,也是最核心的部分。從「呂安妮事件」發生之前,乃至最近,王文洋的這種性格一直主導著整個事件的發展。
ˉ如果將整個事件依媒體的曝光及關注的重點,予以分剖,則「呂安妮事件」大致可分為四個時期。而無論哪個時期,王文洋支配的性格處處可見。
ˉ第一個時期是九月十五日,本刊四○八期首先以「王文洋為女學生呂安妮鬧翻台大」報導「呂安妮事件」之前。
ˉ在此之前,王文洋與呂安妮的戀情仍未曝光。按照呂安妮的講法,雖然王文洋已進入她的生命,但是她仍保有相當單純的生活步調。
ˉ呂安妮的父親是公務員,母親則操持家務,她還有個弟弟,目前仍在讀書。幾年前,呂父中風,輾轉病榻。還好家中略有積蓄,不致影響生計。呂安妮說,這樣的家庭結構,並沒有因為王文洋的出現而有任何變化。「包括年初我母親被人倒帳,對方想拿一塊土地出來借錢還給我們,但銀行借不到錢,我都沒有請王文洋幫忙!」而平常上課,呂安妮也都是以摩托車往返於板橋家中與台大之間。
ˉ在這個階段,王文洋與呂安妮的交往基本上是以王文洋的時間為主,吃飯、看電影是主要的活動。兩人在談情說愛之餘,王家家族內部的諸多糾葛,王文洋也說的很多。在這之間,兩人的感情也被王永慶、陳靜文(王文洋太太)知道,家族內部有各種意見,但仍無損於兩人的交往。呂安妮仍是每天回家的女孩。
ˉ但是,或閉O人生噢椰h過於呂安妮,王文洋從兩人交往開始,就全盤掌握呂安妮的行蹤,特別是在去年發生陳姓教授對呂安妮「性騷擾」之後。據了解王、呂交往的人士透露,最早,呂安妮同時考上政大企研所與台大商研所,呂安妮比較想讀政大,但在王文洋的堅持下,呂安妮選擇了台大。進了台大碩士班之後,呂安妮碩士論文的指導教授也沒得選擇,只有王文洋。甚至,呂安妮考博士班,也是王文洋的堅持,據這位人士透露,原來,呂安妮想先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再考博士班的,「王文洋也釵野L的想法,但如果當初呂安妮不考,也陷N沒事了!」這位人士說。
萬言書的真相
ˉ之後,就是呂安妮博士班口試的事件了。在這件事情上,據這位人士說,呂安妮原來也沒有「申訴」的想法,但王文洋不同。或閉O他長期在國外,看不慣這種弊端,因而堅持呂安妮一定要進行申訴,包括對台大、教育部。而呂安妮在申訴過程中得到來自記者的建議,在王文洋同意後,也由呂安妮去進行,像立委陳建平的質詢、作家李敖的介入等。
ˉ在這個階段,還有一件事後被媒體大肆追蹤的大事:呂安妮給王永慶的「萬言書」。這封全文五千多字的信函,是呂安妮在八月二十一日寫成的。這是台大校長陳維昭為「口試事件」專程探望王永慶之後的第二天(陳、王見面是八月十九日)。呂安妮自己承認,這是一封她和王文洋共同創作的信。信中除了說明「口試事件」的原委之外,還有兩個重點,一是代王文洋表達對三娘的敬意,一是提醒王永慶,有些人將不利於王文洋,請求王永慶這個做父親的要拯救自己的兒子。到底有哪些人要不利於王文洋,信中並沒有說明。不過,在這封信於十月間被公開之後,「自立晚報」於引述之時,在「那些人」之後,加上了(台大與三娘)的字眼。
ˉ據了解兩人交往的人士指出,呂安妮寫這封信也是出自王文洋的授意,呂安妮的動機很簡單,就是想保護王文洋 。而王文洋的動機為何 ,則不得而知。不過,這位人士表示,這封信流露非常強烈的不安全感,而當時,王文洋也曾經對呂安妮透露過,他在錦州街的住家遭到竊聽,台塑的安全部門也詢問過他,接獲要綁架王文洋的訊息,問他要不要報警。
ˉ到底有沒有人要對王文洋不利?如果有,會是誰?或者,這會不會是王文洋在老父面前演出的「苦肉計」,這些答案,統統無人知曉。不過,對呂安妮來說,這些訊息已經對她的心理構成重大的威脅。她曾經說,在這封信之後,她原本是要停止所有的申訴動作。卻未料,本刊四○八期報導了全部的「口試事件」,並對王文洋與呂安妮的交往做了提示,造成日後媒體的追逐。
台塑另一批系統人馬的動作
ˉ從九月十五日到十月六日,是「呂安妮事件」的第二個階段。在這個階段中,包括本刊在內的各媒體都對此事大幅報導,內容雖對王文洋與呂安妮的關係有所「猜測」,但在當事人的否認之下,媒體的重點仍在台大博士班口試是否公平。不過,王文洋與呂安妮的交往關係,卻有了變化。
ˉ據了解兩人交往的人士指出,為了呂安妮的安危,自九月下旬起,王文洋就替呂安妮在飯店開了個「長包房」,先是在「兄弟飯店」,最近則自台北市仁愛路的「福華飯店」遷出。這位人士透露,除了出國,以及週日回家探望小孩,王文洋每天都與呂安妮在一起。從跟媒體接觸開始,到在媒體上的表現,王文洋都一一指授方略。
ˉ在這個階段裡,此事件有幾個比較重要的轉折。第一是王文洋與洪明洲的「誤會冰釋」。九月二十七日上午,在另一位台大教授翁景民及王文洋兩個姐姐的搓合下,王文洋與洪明洲這對老友兼同事彼此把話給說清楚了,誤會算是澄清了。洪明洲是台大口試事件中最重要的當事人,他與王文洋握手言和,幾乎就注定這個事件繼續炒作的空間不大了,只有等著官式的報告書來善後。
ˉ不過,王文洋對另一位當事人陳希沼仍窮追猛打。九月二十七日晚間的「真相新聞網」,在最後大約一分鐘的節目裡,呂安妮突然拿起原來做好的,控訴陳希沼剽竊的大字報。事後,呂安妮還頗哀怨的告訴友人,王文洋一定要她在節目裡拿大字報出來,她只能照辦,而回到飯店之後,王文洋竟然說她在全部的節目裡,只有最後拿出大字報這一段的「表現還可以」。
ˉ原來,事件已朝淡化的方向發展。但在九月二十九日卻出現另一個轉折─證實王文洋與呂安妮男女關係的小道消息紛紛出籠。在此之前,只有一張王文洋與呂安妮在兩年前一起出席陳盛沺新書發表會的照片被曝光,以及王文洋在九月二十七日的「中國時報」專訪發表對此照片的解釋。但是,在九月二十九日之後的小道消息,其內容都遠超過新書發表會上的照片。其中,犖犖大者包括:呂安妮上書王永慶、王家出四千萬瞼郁f安妮、王永慶要與王文洋脫離父子關係等等。其中,最為聳動的,是台塑內部另一系統人馬已全部掌握王、呂交往的過程,有紀錄、有照片,已準備透過媒體發表。
ˉ安排呂安妮與「獨家報導」雜誌認識的台大教授邱毅說:「就是這個說法,讓呂安妮決定在獨家公布兩人的戀情!」呂安妮自己也說:「與其讓人家提供資料,不如自己站出來說,而選擇獨家則是基於對邱老師的信任。」
ˉ邱毅解釋說,呂安妮在台大農經系的時候,是他的學生,他的太太也是呂安妮的學姐,本來就很熟,但久未聯絡。他是在九月二十六日自本刊獲得呂安妮的聯絡電話後,才找到呂安妮。「本來,我是不相信師生戀的情節,但不久之後,我相信了。」邱毅說,原來「獨家報導」雜誌並不關心這件事,但在二十九日,該雜誌社長沈野找到他,說台塑另一個系統掌握的資料,已經準備給「時報週刊」刊載。沈野希望邱毅安排呂安妮在獨家說出真相。
ˉ事實上,呂安妮在當期也接受「時報週刊」的專訪,同時也進攝影棚拍攝封面照片,一如「獨家報導」的處理。只是,「時報週刊」始終沒有出現沈野對邱毅所說的「另一系統人馬提供的獨家資料」。新聞界對此事件的競爭,由此可見一斑。
新聞界開始不信任呂安妮
ˉ十月六日,王文洋與呂安妮深情款款的合影出現了。「呂安妮事件」進入第三個階段,兒女私情的階段。不過,這個階段中,王文洋與呂安妮起了爭執,而新聞界對呂安妮也開始不信任。
ˉ據了解兩人交往的人士透露,呂安妮雖然事先得到王文洋的同意,將兩人的感情世界曝光,但是,呂安妮在「獨家報導」上所拍攝的照片,卻讓王文洋跳腳。那是一張呂安妮半拉開上衣拉鍊的沙龍照,從照片上看,並沒有什麼名堂,但是,王文洋卻非常介意拍攝時有無走光。兩人為此大吵了兩天。
ˉ另外,則是新聞界對呂安妮開始不信任。十月七日,台大召開了一個有關博士班招生的會議。呂安妮也赫然出現在會場之外。在部分記者的簇擁下,大夥跑到台大新生南路的側門開起記者會。記者問的是剛曝光的王、呂戀情,而呂安妮則不是說是被人騙就是要記者自己去求證,還繼續再提供台大口試制度的資料。有記者就說,「呂安妮不是太厲害,就是太笨,不管是厲害,還是笨,遲早就會知道!」
ˉ據了解,到了這個階段,王文洋與呂安妮的情緒都非常不穩定。呂安妮沒有料到,她接受一次專訪,雜誌可以連做四期,大發利市,而王文洋同樣也備受辦公室、姐妹,乃至太太的壓力。
ˉ在這個階段,王文洋不知聽誰的建議,對外仍採取迴避的態度。而策略上,他仍相信只要咬緊台大,就可轉移媒體的注意。為此,他還想辦法將陳希沼剽竊的事情原委給原作者安索夫,並取得安索夫對此事的回函。
父子關係受到挑戰
ˉ當然,王文洋也在思考自己與呂安妮的未來,他對呂安妮一再承諾,不管什麼風浪,他都不會放棄她,他同時也要求呂安妮不要離開他。另外,他曾經向王永慶道歉,爭取諒解。坊間此時也傳出他主動要和王永慶脫離父子關係的說法。不過,據熟悉內情的人士指出,原委是王文洋向王永慶道歉時,表示必要時王永慶可以宣布脫離和他的父子關係。但或閉O表達不週,讓王永慶誤以為王文洋主動要脫離父子關係。
ˉ這期間,家人們進進出出,對王文洋的未來提了不少的意見,包括讓呂安妮出國讀書,王文洋帶職帶薪的休息一段時間。其中,以王永慶對愛子的三項建議最具體:一王文洋帶著呂安妮出國,二、陳靜文出國,三、把呂安妮接回家,王文洋每週探望子女一次,只是,王文洋一直都沒有決定要如何走下去。倒是某報曾有報導,說三娘人馬跑到呂家去談判。但經呂安妮證實,此事純屬子虛。
ˉ在呂安妮這邊,這段時間也極為徬徨。王文洋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在她身邊,可是她的未來仍然是一片茫然。據了解兩人交往的人士透露,為了保護王文洋,凡是對外的事情都是她出面,久而久之,卻博得了一個「很厲害」的觀感。邱毅也說,呂安妮的知名度是很高,但有什麼用?「她又不想從政,或是演藝事業,要這種知名度幹什麼?」邱毅擔心,呂安妮目前必須肩挑家庭的生計,但找工作,肯定沒人敢用她,出國讀書,又需要一筆盤纏,談嫁人那更是不必說了,「她已經陷入一個困境!」邱毅說。
樹欲靜而風不止
ˉ為此,呂安妮與王文洋之間也頻起爭執,為這對「苦命鴛鴦」何去何從可以吵,為了呂安妮與人見面,說什麼話,這種小事也可以吵;王文洋在台灣可以吵,王文洋在海外,兩人隔著越洋電話也可以吵。
ˉ弔詭的是,一如第二階段轉折到第三階段的一樣,新聞界對兩人交往的興趣已經冷卻,但突然,十月二十六日「經濟日報」有關王文洋休職半年的報導,又將事件引到另一個階段─台塑的接班與股價。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似乎有人不願這起事件逐漸冷卻,各報的報導連篇累牘。「自立晚報」在十月二十七日起連續三天以頭版頭題的形式處理這則事件。作家李敖在十月三十日於「真相新聞網」上開闢的新節目「李敖笑傲江湖」,也是以「呂安妮事件」為內容。
ˉ據透露,在前幾個階段,呂安妮畢竟是當事人,對媒體的追逐還能應付,但到此階段,台塑的接班及股價問題,就已遠超過她所能處理。加上王文洋始終採取迴避的態度,呂安妮在此時已應付得捉襟見肘了。
ˉ據王文洋家人透露,雖然停職一事仍只是家人的建議,王文洋仍未採納,不過,在王文洋由北京返台(十一月一日)後,他應該會很快地為自己的下一步做出決定。對這位少東而言,究竟會「犧牲江山愛美人」,還是「捨美人而取江山」,或是「江山、美人皆納之」、「美人、江山皆棄之」,到底王文洋與呂安妮這對「苦命鴛鴦」的結局如何,套一句電視連續劇的話:「敬請觀眾期待」。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