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信良該唸的一首詩

每當我看到我那位同學四年,但不認識的老同學許信良,油光的頭,盤膝坐在地上,背後斗大一個「良」字,一副豐田秀吉或德川家康的架式,就很想笑,也讓我想起一個笑話(新春期間,「叟」言無忌,先給學長程建人,學弟胡志強和許先生拱拳說聲抱歉,看在自己人分上,包涵一下)。有個會看相的人對觀眾說:頭髮前禿的人是「思想家」(thinker),後禿的是「情人」(lover),觀眾中有人舉手發問道:「 那如果這個人童山濯濯,前面禿後面也禿呢?」看相的回答說:「這種人自己以為是情人。」(He thinks he is a lover.)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