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Y的一千零一夜

河畔溫室旅店

我的房間如屋頂溫室,視野遼闊且光線充足。

我的房間如屋頂溫室,視野遼闊且光線充足。(攝影者.張智強)

今年一月初時,世界還沒完全變樣,我決定到德國法蘭克福(Frankfurt)走一趟,沒有任何目的,也不是為了工作,純粹就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讓心靜一下。

幾個朋友問我為什麼是法蘭克福?感覺挺無聊、也不是書展的季節。似乎旅行都是需要一個理由才行,但我覺得就是這樣沒有正在發生什麼事的城市裡,才可以真正讓人獲得休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