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世界遺產大門

世遺做為國家文化底蘊的競逐

集繪畫、建築、工藝與雕刻藝術於一體的宇治平等院。

集繪畫、建築、工藝與雕刻藝術於一體的宇治平等院。(攝影者.傅朝卿)

數十年來我著迷於世界文化遺產的主要原因:在大多數世界文化遺產中,我看到的不只是生硬的遺產,而是生活的文化。

世界遺產制度實施以來,每個國家申報時的思維極為不同,也因依據準則不一,結果差異甚鉅。一千一百二十一處世界遺產中,不少案例以呈現提報國之文化為核心,企圖讓全世界知曉其文化之美與普世性價值,直接或間接強化其國家文化主體性。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