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純感覺到可衡量

我有一位律師朋友,他是一位百分之百理性的人,做任何事都講究邏輯分析,一切都要數字化,才能做比較分析。

有一次他講起結婚經驗,他結婚也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