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收掉」香港,一個騎虎難下的死局

駐港金融白領告白》反送中無解,但不到走的時候

反送中運動已持續百天,港府與北京越趨強硬的態度,讓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在這夏天成為一座週週有衝突的抗爭之城。

反送中運動已持續百天,港府與北京越趨強硬的態度,讓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在這夏天成為一座週週有衝突的抗爭之城。(攝影者.郭涵羚)

「現在每個人都在問一個問題,怎麼結束? (繼續抗爭,又)可以怎樣下去?」一位中年香港自由工作者說。

外銀高層主管》
在絕望城市賺大錢,可以!但能忍到什麼時候?

「在一個絕望的城市裡繼續賺大錢,可以啊!但能忍到什麼時候?」在香港外資銀行擔任高階主管的台灣人Jenny(化名),正考慮離開這個她居住八年的金融城,因為身邊的香港朋友,每個都在流淚度日。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