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頭的誘惑

專程飛到成都探朋友的班,成都去得少的原因是從上海飛成都要三個多小時,是從上海飛台北的兩倍時間。

到了晚上,朋友沒請我去吃麻辣火鍋或麻婆豆腐,反而帶我去品嘗成都人最愛的「兔頭」,只見隔壁的成都小姑娘,人人手捧著顆大兔頭大快朵頤,而我則是說什麼就是無法在可愛的兔頭上咬一口,朋友見我抵死不從,只能無奈的拿起兔頭邊啃邊對我說:

這不就像是咱們台灣夜市裡,常吃的雞腳或鴨頭嗎?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