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上的婚禮

我一向都覺得婚禮這件事是屬於個人的私密儀式。十五年前,我跟老婆飛到美國的大峽谷中交換誓言,只請了兩位最親密的賓客證婚,再加上牧師、攝影師以及直升機駕駛,整個婚禮總共七人。我們用從台灣帶去的兩根草和手指上的刺青代替鑽戒。然後把原本準備宴客的預算全數捐給了慈善機構,讓這筆錢可以用到更有意義的地方。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