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工具,非榔頭鋸子之爭

如果三十年前的話,到現在都還記得,你說它有沒有意義?先說背景故事。

一九八六年到美國留學的第二年,迫於經濟,我申請校外打工,成了保險經紀人,公司是互助公司(Mutual Company),保戶就是股東(台灣應沒有這樣的公司)。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