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兒子必須學阿拉伯文, 他才能真正認識,生活裡會遇見的那些臉孔」

以色列導遊媽媽 拒絕讓仇恨世襲

曾用愛國教育洗腦學生的卡蒙,為人母後,深怕孩子陷入以色列思想窠臼,堅持讓小孩了解巴勒斯坦文化。

曾用愛國教育洗腦學生的卡蒙,為人母後,深怕孩子陷入以色列思想窠臼,堅持讓小孩了解巴勒斯坦文化。(攝影者.王文彥)

儘管非暴力巴勒斯坦青年,和挺身告白的以色列軍人合作,但做為母親的以色列人卡蒙(Hadas Karmon)仍擔心孩子對牆之外的世界,一無所知。

卡蒙是個七年經驗的導遊,她的行程不給參加者答案,只給更多問號。她帶人們去檢查哨、屠殺紀念館、隔離牆,聽以巴兩國導遊的不同說法,接著展開討論。「我到現在還是很多時刻會不舒服,」她坦承,聽對方講出完全相反的故事,這對以色列人來說,挑戰極大。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