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咖啡店的半杯咖啡

這週末,我因為吃一隻螃蟹,遇見奇人。

陽光燦爛的秋日,我忽然想到海邊吃螃蟹,於是,邀了朋友驅車前往曾經到過的一家漁港邊海產老店。多年沒去,依然記得老店裝潢簡單與食材鮮味。大夥人興匆匆的點菜,像上戰場的武士想囊括所有的海鮮,但一問價格給嚇到,不敢放膽多叫。一隻粉蟳、一尾最便宜且最小的清蒸魚、一尾川燙軟絲,都分別是一、兩千元。值得嗎?吃完後的心得是:「貴」,我轉身問同行的老饕,看法雷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