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道哭了

「人行道哭了,我開燈她就不哭了。」阿妹的第一首詩,兩歲三個月「秋天來了。」我對著正在學講話、口齒不清的阿妹,她立刻問我說:「秋天在哪裡?」「在窗戶外面。」我指了指窗外說:「你看,秋天來了。有涼風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