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生活,再談品牌

細麻粗棉的茶服被古琴和沉香包圍,茶師素身若蓮以佛的姿態入茶道,綻放的微笑宛如吳哥窟的石雕。

我心甘情願盤坐一小時,靜靜欣賞眼前表演,只為等待一口香茗入喉。取器、引水、點火、上香,用的是鑄鐵與山泉;對沖、聞香、觀色、撥葉,用的是柴燒與松枝,觀音配合古琴咚咚的節奏,片片入壺,當這杯茶被孟宗竹片托送到手上,落櫻繽紛的舞者也各自歸位,我瞥見竹片邊緣鑲著青銅。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