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說建築師生活沒自我,他照樣投入還拿全球大獎

曾永信╳曾柏庭

曾柏庭看父親為建築的拚搏:我見證了爸爸事業的不同階段,從辦公室桌椅下就是統鋪,到報紙上的台南大小建案都有他的名字。

曾柏庭看父親為建築的拚搏:我見證了爸爸事業的不同階段,從辦公室桌椅下就是統鋪,到報紙上的台南大小建案都有他的名字。(攝影者.陳炳勳)

西方建築背景出身的曾柏庭,返台踏上與父親相同的建築師之路,在外界質疑和自己渴求肯定的雙重壓力下,兩代學習磨合,摸索扶持彼此的方式。

有個建築師老爸,成長過程不一樣?

曾柏庭:爸爸的第一間辦公室其實就是台南老家,我們晚上睡覺前,要挪開辦公桌椅才能在地板上打統鋪。有幾位跟爸爸合作很久的資深員工,我幼稚園時都和他們鬧著玩,跑進桌底下鑽來鑽去,如果學校派了美勞作業,還能請公司裡的叔叔阿姨給些意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