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異鄉聆聽故鄉的聲音

歐美樂迷絕對多數的倫敦特拉法廣場,我有些孤寂的失落。

歐美樂迷絕對多數的倫敦特拉法廣場,我有些孤寂的失落。(攝影者.楊志弘)

二○一三年七月十九日,夕陽西下,我擠在倫敦特拉法廣場(Trafalgar Square)人群中,觀賞現場轉播皇家歌劇院的普契尼歌劇《托斯卡》(Tosca)。普契尼作品一向令我著迷,當天演出也依舊令我沉醉。不過,身處歐美樂迷絕對多數的倫敦,我卻有些孤寂的失落。或許因為倫敦夏日黃昏,天黑得很慢,明亮的廣場上,周圍樂迷的穿著、欣賞的表情、肢體動作,清楚展現在我的眼前。我感受到現場歐美觀眾和來自台灣的我,存在明顯的區別。我深刻覺察到,文化背景的差異,使我和歐美觀眾、尤其是當地居民對普契尼歌劇《托斯卡》的演出,在反應上有明顯的差異。我第一次感受到現場竟如此陌生,這是我在燈光昏暗劇院的封閉空間內,未曾有過的疏離。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