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台灣手術刀

經過七百多天的追蹤,我們終於在沙漠中發現了一朵花!

兩年前,我邀請了一位台灣中生代腦神經外科名醫,到社內分享台灣醫療崩壞下的醫界轉型之路。當時中國醫療改革列車正啟動,他預測,將台灣的醫療管理技術輸出中國,應該是條出路。為了更了解這個市場,他自己也開始到對岸上EMBA。

資深撰述張瀞文也從那時起,把這個線索列入追蹤重點。只要與醫界朋友聯繫,她總不忘追問:「台灣醫院在中國找到成功方程式了沒?」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