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故事》

兒童病房裡的小丑醫生

對小丑醫生來說,能演出的角落俯拾皆是,病房是舞台、床帳是簾幕,點滴、針筒,都能成為道具。Luc(圖)的伴侶馬照琪,是台灣「紅鼻子醫生計畫」主要發起者,兩人在法國接受專業小丑醫生訓練後,返台到兒童癌症病

對小丑醫生來說,能演出的角落俯拾皆是,病房是舞台、床帳是簾幕,點滴、針筒,都能成為道具。Luc(圖)的伴侶馬照琪,是台灣「紅鼻子醫生計畫」主要發起者,兩人在法國接受專業小丑醫生訓練後,返台到兒童癌症病房演出。(攝影者.曾千倚)

「Surprise!」

來自法國的「小丑醫生」Luc Ducros,是兒童癌症病房的「小影迷」們,最引頸期盼的大明星。他與夥伴們彷彿是孩子的心理醫師,在漫長的治療期中,為孩子與家屬帶來笑容。

我從二○一五年八月,開始記錄他們。醫院是人生百態縮影,尤其是隨時上演生離死別的癌症病房,他們要與醫護人員的耐心打交道、要讓情緒緊繃的家屬接納,最嚴酷的考驗,是如何讓身心飽受折磨的孩童快樂。

此刻,春節年假正要展開,多數人都能返家團圓,但醫院裡還有許多人,正為自己與他人的生命奮鬥著。

這組照片,是我對這群勇敢不放棄的人們,最深的敬意與祝福。

「今天千萬不能睡午覺喔!」

「今天千萬不能睡午覺喔!」8 歲的穎兒是「小丑助理」,只要小丑醫生出現,貼心的她總是跟前跟後,病房裡的孩子們搶跟著小丑醫生玩耍時,她還會幫忙維持秩序。 (攝影者:曾千倚)|放大原圖

「謝謝。」

小病童走進治療室前,表情恐懼不安。於是,小丑醫生使出渾身解數,直到孩子依依不捨的躺上麻醉檯,眼神還留戀著表演者手中的玩偶。當孩子閉上雙眼,大門關上,丑醫的歌聲琴聲仍未停歇。走出治療室的母親強忍著淚水,對表演者輕聲說:「謝謝。」 (攝影者:曾千倚)|放大原圖

「觀眾的笑聲就是表演者的雷達。」

「觀眾的笑聲就是表演者的雷達。」Luc 總是這樣告訴夥伴們。當我瞥見身著五彩斑斕的他,從白淨走道輕輕溜過,一旁的醫護人員卻緊盯電腦,內心不禁莞爾。這樣的幽默劇,在這裡隨時可能上演。 (攝影者:曾千倚)|放大原圖

「這樣子帥呆了!」

「這樣子帥呆了!」中秋節時,小丑醫生與護理人員都不打烊,有病患送來柚子讓Luc嘗鮮,Luc 來台前未見過柚子,很好奇。護理人員神來一筆,把柚子皮戴在Luc 頭上,兩人交換帽子,都開心的笑了。我立即按下快門,記錄這語言不通的友誼。 (攝影者:曾千倚)|放大原圖

「身為小丑醫生,你不可能讓孩子們不痛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他們。」

「身為小丑醫生,你不可能讓孩子們不痛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他們。」她是「紅鼻子醫生計畫」發起人馬照琪,台大經濟系畢業後,赴法國學習表演,其後接受法國「微笑醫生協會」訓練,成為亞洲第1 位小丑醫生畢業生。 (攝影者:曾千倚)|放大原圖

「雖然我們離開了,還是可以留下紅鼻子陪伴他們。」

「雖然我們離開了,還是可以留下紅鼻子陪伴他們。」這是小丑醫生每到一個房間,都會留下紅鼻子的原因。表演者常在病童依依不捨的眼光中悄然退場,留下的紅鼻子卻讓我感到意猶未盡,彷彿對孩子獻上永遠的祝福。 (攝影者:曾千倚)|放大原圖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