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曖昧溝通此路不通

一位年輕太太來到我的工作坊求助。她婆婆一個人生氣返回屏東老家,並放話說,從此不再來兒媳的家。

兩年前,她的婆婆到台北來同住,但婆婆常用過去帶孩子的方式管教孫女,以致她女兒看見阿嬤就躲進房間。婆婆認為是媳婦作梗,而這位媽媽也無法讓女兒喜歡阿嬤,先生處在兩難之間,被逼急做出選擇,表態力挺太太,結果婆婆獨自離北南返,之後兩年,小家庭與婆婆僅維持禮貌上必要的聯繫。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