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歐美財經界,比小說更暗黑的金權遊戲

俄羅斯大亨為何淪為普丁追殺對象

有天,一位村民巧遇魔法魚,意外獲得一個許願的機會。當村民準備做決定時,魔法魚說無論你拿到什麼,鄰居也會獲得一樣的雙倍獎賞。一聽到這條件,村民語氣平淡的說:「這樣的話,請挖出我一顆眼睛。」
這,就是典型的俄羅斯作風,也是比爾.布勞德(Bill Browder),從俄羅斯呼風喚雨的企業鉅子,變為普丁政權下紅色通緝令主角的真實故事⋯⋯。

「赫密塔吉基金獲評為全球最佳績效基金,我管理的資產增加到超過10億,客戶爭先恐後邀請我到他們的遊艇遊玩,而我僅是個33歲年輕小伙子。」

「赫密塔吉基金獲評為全球最佳績效基金,我管理的資產增加到超過10億,客戶爭先恐後邀請我到他們的遊艇遊玩,而我僅是個33歲年輕小伙子。」(來源.James Hill提供)

第一幕 假象
我天真的以為,普丁是真心想要改善俄羅斯的投資環境,一切簡直完美得不像現實⋯⋯。

我在俄羅斯一切相當順遂,《金融時報》封我為金融市場的年輕成功案例,而坐擁這一切的,只是事業剛起步兩年的三十三歲年輕小伙子。

不過,一九九七年的亞洲經濟危機,我錯得一塌糊塗。我忽略一個事實:全球市場是高流動性的大海,當大戶在亞洲虧損,他們隨即拋出高風險證券,俄羅斯成為拋售的首選。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