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到童年的自己在敲門

天微微亮,我微微醒,惡夢趁著黑暗尚未褪盡早已跳窗脫逃,瞬間無影無蹤。惡夢好像森林中忽然飛高的蝴蝶,我拿著空空的捕蝶網,跌倒在濕濕厚厚的落葉上。我聽到有人輕輕的敲門。有個小人兒從門縫中偷看我,發亮的眼珠閃…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