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忠職守的僕人

兒子李中帶著他首部劇情長片《青田街一號》飛去瑞士盧卡諾參展,臨走前我要他帶些紀念品送我:「那怕只是一張貼紙或紀念徽章。」

二十八年前我擔任製片和共同編劇的電影《恐怖份子》拿下盧卡諾銀豹獎,是台灣電影第一次在此得獎;當年參展非競賽項目的有許多世界級電影大師作品如費里尼、溫德斯和高達,能得獎相當不易。在現場的楊德昌抱怨影展單位歧視亞洲電影,得獎後連中華民國的國旗都沒有,也沒人知道我們國旗是什麼樣子。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