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老師八月十六日要開音樂會,主題是感恩。」高中同學捎來訊息,問我能否代表上台接受老師感謝。我錯愕:「你說反了吧,是我向老師致謝吧?」同學肯定的再說一次。「這萬萬不敢當,」我婉拒了。但老師親自來電。

他就是我的國樂老師劉維哲。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