呷緊弄破碗

志奇決定要復學,是會談進行兩三個月以後。進度在休學的青少年中,十分快。

那天會談,志奇無精打采,我帶他去一家小咖啡店;和青少年談心,要敏感的覺察他們的欲言又止,也要讓氛圍沒壓力。

我刻意聊起空間四周的事物,看看他對新環境的反應:「會不會怯懼?可以有多少觀察力?」他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

「在咖啡店工作好像滿不錯的。」我望向店員,十分白淨年輕的女孩。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