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懸命

我的孩子畢業後,想往職業摔角手的路發展。這是一條冷僻、寂寞而辛苦的路,一則大部分的人不解:「打架為何是一份工作?」再者,摔角在台灣尚無職業發展的空間,必須離鄉背井,最鄰近的國家是日本。為此,今年冬天他先赴日實習。我全然不懂摔角,也不熟日本,對於孩子的熱情完全使不上力。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