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柴大小事

山上濕冷,我有一座英式鑄鐵火爐,年年陪我過冬。我喜歡,在黑黑的夜裡,看著一團紅火在爐子裡舞動。假日時,一整天沉默與柴火相伴,一壺茶、剝幾片橘子皮放在爐上溫熱。火是活的,忽大或小,看似簡單,蘊涵深意。我蜷著添柴,是取暖,亦是玩味。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