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殺手前的孩子

心理學家很少談邪惡,神學家現在也不多談;大家傾向正向、慈悲的討喜話題,以致當邪惡滋生,我們無所預警,直到釀成大禍,為時已晚。

我接觸過不少「反社會」個案,他們滿溢的「恨」隨時準備爆湧而出;然而大部分的恨,來自於人或社會的深層背叛,是對愛的失望,讓他充滿恨。好比一位職業殺手個案,聊到如何追蹤和謀殺,似乎是位資深的獵人,不帶情緒談著嫻熟的狩獵技巧。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