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凍結的旅店

我所入住的Fresco Suite,是旅店內十分獨特的房間,也是原歷史建築體中被保留的部分。

我所入住的Fresco Suite,是旅店內十分獨特的房間,也是原歷史建築體中被保留的部分。(來源.張智強)

除了香港,米蘭大概是我住得最多、也最熟悉的地方,就像是我的第二個家。即便如此,每次踏進這個城市裡,總會在某個神秘的、新發掘的轉角深處,為它那豐富且蘊涵的旖旎風華所驚豔。而它有許多隱藏起來的美麗,光從表面很難看出,需要真正住在這裡、稍稍費勁的探索,你才會發現,WOW!原來還有這樣的地方。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