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恨此身非我有

《臨江仙》~蘇軾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這是蘇軾貶謫到黃州時所寫,因烏台詩案而獲罪的蘇軾,此時深感人事無常、官場險惡,只能放浪行骸,借酒澆愁。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