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姑

浙江老家的二姑媽過世,大女兒貓靈(畫家)陪我前往奔喪。葬禮後,父女有一段對話,令我感慨至深,願與天下為人父母子女者分享。

女兒說,她這輩子首度踏上祖籍故土,置身於一群言語不通(溫州話)的陌生親人間,跟大家一同披麻帶孝、在山間田野抬棺送葬……,感覺那應是遙遠陌生、發生在別人世界的事,但置身其間,卻有一股血脈相通的踏實和安定,好像接通了與列祖列宗的連結,生命找到了源頭。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