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芳與腐臭

我抱著剛滿一歲的孫子小喇叭,站在窗臺上三盆桂花樹的前面,開始我的故事。我從第一株桂花說起:「這是一株小桂花,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長大成了一株老桂花。」

小喇叭很開心的笑了,因為當我在說「慢慢」時是有節奏的,是越來越快的,有時還要配合身體的節奏。於是他就指著第二株桂花樹。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