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訴罪跑不掉,差在審判輕放或嚴懲

法律人冷眼看 帆廷最重判七年

「太陽花」暫時落幕,司法戰立刻上場, 群眾力量一路出錢、出力,但上法院這件事,他人恐難使上力。

太陽花學運讓人見識到群眾力量的強大,出錢、出力、出人,一關關「考題」都難不倒他們;但人群散去,激情過後,學生們還有司法問題要「善後」,而這就不是群眾力量能使上力的了。「接下來,要長期抗戰了!」本身也是學…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