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的自信滋味

「酒的風格有著這麼大的轉折,過去喜愛你的酒迷們可以接受嗎?」一位來自加拿大的朋友在由我擔任翻譯的品酒會上這樣問。釀酒師遲疑了一下,說這也是他常自問的問題。但他接著很感性的說:「那一年我四十五歲, 我想我…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