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味道

在伊斯坦堡的一個晚上,我們看完旋轉舞以後,看看時間還早,而且旅館也不遠,決定步行回去。途中,看到一家小餐廳裡面,有位婦人正在認真的著餅皮。灶上烙著的,是像極了我們的韭菜盒子的一種半月形餡餅。我停下腳步,…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